|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醫療衛生 > 閱讀信息
楊啟:斬斷西醫利益鏈條,回歸華夏醫道精神
點擊:  作者:楊啟    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0-02-23 10:56:02

 

1.webp (8).jpg

首先聲明,醫療領域的利益鏈條,不但西醫有,中醫也有。只不過,西醫涉及到掛號、檢查、手術、放療、化療、住院等一系列繁瑣的程序,可暗箱操作的空間很大。而中醫主要以號脈、開方為主,看病程序相對簡單,可暗箱操作空間有限。再加上在當前我國的醫療領域,西醫占據主導地位,中醫屬于邊緣角色。因此,西醫利益鏈條是醫患矛盾的主要方面,中醫利益鏈條是醫患矛盾的次要方面。

有鑒于此,本文主要從斬斷西醫利益鏈條的角度來闡述解決醫患矛盾的辦法。當然,中醫形成的利益鏈條也必須斬斷。在這個問題上,中醫西醫,一視同仁、一律平等。

自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引發了中西醫的大論戰。這是一件好事,有位老人也曾說:“讓人說話,天不會塌下來。”通過網上辯論和實際療效的對比,真理只會越辯越明。目前來看,這個爭論還會持續比較長的時間。誰是最終勝出者,誰能占據中國醫療領域的主導地位?既取決于中、西醫對疾病的治療效果,也取決于人民的意志和選擇、取決于各方力量的對比。

西醫,作為一種來自西方的醫療技術,其根本職能是應該為了人類的健康服務,為受到病痛折磨的人們解除痛苦。在新中國前幾十年那個倡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時代,西醫發揮了它作為一種醫療技術的應有作用,為中國人民的身體健康、生存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這是不能否定也不應否定的。
然而,近幾十年以來,因為盲目崇洋媚外、迷信西方,一部分人逐漸喪失判斷能力,以致認為外國月亮比中國月亮圓。隨著這股西化風潮的興起,使得源于華夏天道文明的中醫,受到打壓、冷落和限制。反過來,據說是起源于獸醫與軍醫的西醫,卻在這種風氣和趨勢之下,一家獨大、封王封后。隨之而來,西醫逐步形成無數個利益共同體,由為人民服務的正向職能,蛻化成為利益服務的反面工具。西醫性質的轉變,又催生出一條條錯綜復雜的利益鏈條,并把全體中國人牢牢地綁在這個利益鏈條上。既無法擺脫,也無從選擇。當西醫變成了賺錢牟利的吸血鬼,變成了面目猙獰的人間惡魔,伴隨其中的是中國底層農民和工人的無盡苦難。為了看病救人,無數家庭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無數家庭人財兩空、家道中落;無數家庭陷入絕境、走投無路。此種悲劇,數不勝數。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說過:“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是指像房子這樣重大國計民生項目是不能搞市場化的,不能靠經營炒作來牟利的。同樣的道理,醫療行業也是國家非常重要的民生領域,當然也不能變成牟利的工具,不能用來榨取人民的血汗錢。

然而,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推行“醫療體制改革”以來,盡管遭到時任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的強烈反對,并質疑“醫院是不是掉到錢眼里?”可是,胳膊終究是拗不過大腿,市場化改革仍是醫改主線。反對市場主導即被認為是“思想保守,反對改革”。

醫改功過是非暫且不論,于公于私也暫且不談。既然要讓醫療行業走向市場,那么,總得有個借鑒和參照吧。總不能既脫離歷史和現實,又脫離國際和國內吧。

可是,我國推行的“醫改”,既不參照毛澤東時代“城市免費醫療,農村合作醫療”,也不借鑒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古巴、朝鮮,實行免費醫療。以上這幾方面,不參照就不參照,不借鑒就不借鑒吧,我們也逆來順受。不過,總該學習一下西方了吧。改革開放以后,不是什么都學西方嗎?不是政治、經濟、思想、文化、文藝,甚至語言,都要學習西方嗎?為什么醫療改革不學西方呢?為什么不像北歐、加拿大、俄羅斯學習?為什么不向某些人心心念念的美國學習?啥都不學人家,卻把自己原先的“城市免費醫療、農村合作醫療”都改掉了,變成為所欲為的、赤裸裸的牟利工具,這能說得過去嗎?人民能信服嗎?人民能開心嗎?

改變醫療政策,既不繼承自己好的方面,也不學習外國好的東西,總不能這么任性吧?那好,現在木已成舟,已經走向市場化,我們也認了。但是,總不能連市場規則的道理都不講了吧?

既然“醫改”是要市場化,那么,我們就按照市場規則來辦事。這行不行?這總沒問題了吧?

當今中國,不單是醫療已經市場化,糧食、蔬菜、水果、餐飲、勞力,等等,都已經高度市場化。既然都是市場化,那么,醫改是不是要參照一下別的行業?是不是要看看別的行業是怎么實行市場化的?

以大米為代表的糧食作物,從翻土、耕地、播種、育苗、插秧、打藥、施肥、培育、收割、曬干、去皮、成品、運到市場、交易,環節如此繁瑣、農民如此辛苦,風里來雨里去的,我們才花了兩三元錢一斤。

以白菜為代表的蔬菜品種,其播種到收獲的流程與大米類似,運到市場交易,最貴也只不過兩三元一斤。

以橘子為代表的水果,其種植到收獲的流程,也與大米似,運到市場交易,也不過三四元一斤。

以餐廳為代表的服務行業,每天凌晨三四點,當我們還在睡夢中,餐飲工作人員就已經起來,趕往市場采購蔬菜和肉類。而做早餐的師傅們,甚至起的更早。他們需要做包子、包餃子、煎油條,當我們吃上熱乎乎的早晨的時候,一籠包子不過幾元錢,一碗豆漿不過一兩元,一根油條不過一兩元。到了中午,我們到餐廳去點一份快餐蓋飯,也還需要洗菜、配菜、切菜、炒菜等等環節才能送到餐桌上,一般來說收費也不過十幾元。而餐廳的服務員,大多還會給你倒上一杯茶水或開水。

這些行業麻煩不麻煩?繁瑣不繁瑣?辛苦不辛苦?

可是,我們的醫療機構,同樣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為什么獅子大開口?為什么無原則、無底線的漫天要價?治個感冒發燒,幾元錢十幾元錢都可以治好,到醫院看西醫,卻要花幾百元上千元,甚至還有花幾萬元的。這種比搶劫還無恥的斂財方式,難道不感到羞愧、不感到恥辱嗎?

須知,農民是國家賴以生存的基礎。沒有農民生產糧食、蔬菜、水果,沒有農民圈養豬、牛、羊、雞、鴨、魚,我們連生存都不可能,更別說坐在醫院里大發橫財了。

工人,也是同等重要。沒有工人辛勤勞作,我們的吃穿住行,靠誰來運轉?靠誰來維系?

當然,醫生的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救死扶傷、治病救人,其工作意義亦是非常神圣、非常高尚!

但是,同樣作為社會大家庭的一個行業,同樣是市場化,為什么作為重要國計民生的醫療行業,要搞特殊、要高人一等?它有什么理由成為給少數人謀取暴利的斂財工具?

如果按照醫療行業的經營邏輯,大米買100元一斤,蔬菜買120元一斤、面條買300元一碗,也是可以的,也是正常的。其成本與醫院收費的成本相比,應該還算低的。而結果會是什么呢?這樣的話,這個社會還能維系、還能運轉嗎?

市場不是萬能的,市場也是不能任其胡來的。所以國家才對物價進行了調控和限制,不允許大米賣到一百元一斤,不允許白菜賣到一百元一顆。這樣才能保障了市場有序運行,才能保障人民正常的生活。可是,同為市場化的醫療行業,為什么不實行應有的監管和限制呢?為什么治療一個感冒就花了幾千元甚至幾萬元的現象,沒有受到嚴厲的處罰?

同樣都是國計民生,只對生活物資用品進行監管和限制,不對醫療行業進行監督和控制,這明顯有失公平,有失公正,也嚴重違背了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

在此,我們大聲疾呼:是到了斬斷西醫利益鏈條的時候了,是到了還市場一個同等公平的時候了

西醫利益鏈條不斬斷,人民何以安生?社會何以安定?

為了斬斷這個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鎖,讓西醫利益鏈條自行斷裂,我提出以下尚未成熟的思路,僅供參考,權當拋磚引玉。
 
首先,成立“全國醫療行業監督指導委員會”

1. 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這“兩個局”牽頭,聯合成立“全國醫療行業監督指導委員會”,簡稱“醫監委”,與“兩個局”屬于合作關系而非隸屬關系。“兩個局”授予“醫監委”對醫療行業的監督職能。“醫監委”屬于民間機構,擁有獨立的監督權和審查權。同時,有權對“兩個局”其進行批評監督;

2. “醫監委”設置組織框架,在全國各地設置監督小組,負責本地區醫療行業的監督、審查;

3. 各地監督小組直接對接當地“兩個局”,發現醫療問題直接向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報。同時,有權對地方“兩個局”進行監督;

4. “醫監委”成員由民間人士推薦、自薦的方式產生,成員本人和親屬不得與醫療行業存在利益關系;

5. “醫監委”成立自己的網站、微博、微信,全國各地醫療機構的藥品、設備、費用都可在網站查詢,患者也可通過網絡進行投訴、舉報;

6. “醫監委”運行經費由國家撥款,或是民間自籌;

7. 由“醫監委”制定醫療指導原則。醫療行業是事關國計民生的重要領域,必須以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為基本原則和工作方向。堅決杜絕、防范醫療行業成為謀取暴利的工具。
 
其二,制定醫療行業收費原則

所有醫療收費標準必須參照糧食、蔬菜、水果、餐飲等行業的物價標準,不能超過成本的百分之XX。

1. 處方不能多開,藥量夠病人服用即可;

2. 藥價不能高于市場價,不能高于成本的百分之XX;

3. 根據病人情況和癥狀,不需要檢查的就不必要檢查,能少檢查盡量少檢查;

4. 檢查費用必須降低,必須按照儀器的成本、耗費,制定老百姓能夠接受的檢查費用;

5. 嚴格限制和禁止不必要、無效果的手術;

6. 手術的費用也要參照其它行業行情,實行合理的收費標準。
 
第三,重新制定醫療行業制度。

1. 由“醫監委”制定全國醫療統一制度和收費標準,如果政策需要,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

2. 制定藥物、檢查、收費等項目的收費制度;

3. 制定醫務人員行醫原則;

4. 制定手術制度;

5. 制定住院制度。
 
第四,重新制定醫療收費標準。

醫療收費標準,必須參照糧食、蔬菜、水果。食品、餐飲等行業的收費標準。必須充分考慮國家消費水平,必須尊重人民意愿。

1. 制定藥物的收費標準;

2. 制定檢查的收費標準;

3. 制定手術的收費標準;
 
第五,制定處罰措施。

1. 實行醫療機構負責人責任制;

2. 制定違規開藥、賣藥的處罰制度;

3. 制定違規檢測及亂收費的處罰制度;

4. 制定違規手術及高收費的處罰制度;

5. 醫療機構的院長、主任、主治醫師、護士,簽訂“醫療制度責任書”。
 
以上方案只是初步構思,還需要進一步推敲和論證,具體如何實行,還需要民間有識之士參與進來。

整治醫療黑手、斬斷利益鏈條,辦法有很多,手段也有很多。只不過以上方案,是比較溫和、比較保守的,是另一種形式的“杯酒釋兵權”,是促使相關利益者“解甲歸田”。這幾十年來,在醫療行業的獲利者,只要認清現實、回心轉意,都可全身而退、安享人生。

如果一意孤行、負隅頑抗,非要敲骨吸髓的榨取人民血汗,相信定會“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竊以為,只要本著以人民的健康為中心、以人民的利益為中心,堅持原則、敢于斗爭,隱藏在西醫幕后的利益鏈條,將會不堪一擊。醫療行業的不正之風,也可得到徹底整治。

當前,廣大西醫“戰士”正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在此向他們表示崇高的敬意!雖然我個人更傾向、更認可中醫,但我并不盲目排斥西醫,更不針對西醫的醫務人員。我所反對的是西醫背后的利益鏈條

須知,中國人民苦西醫久矣!其根源是西醫在掛號、檢查、藥品、手術、放療、化療、住院等方面形成了一個牢固的利益鏈條。這個利益鏈條,榨干了無數家庭的血汗、摧毀了無數家庭的幸福,搞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憤,已經到了必須斬斷的時候。

回顧歷史,在明朝中后期,內閣首輔張居正,大力推行整治改革和經濟改革,受到利益豪強的極大阻撓。但是,張居正義無反顧,為了國家和老百姓的利益,不惜得罪龐大的官僚集團。其中一項改革,是清算、丈量全國田地。此舉為明朝政府清算出來230多萬頃田地,大大增加了明朝的賦稅,從而輔助萬歷皇帝開創了“萬歷新政”。

張居正在400多年前的封建時代,尚且能夠大刀闊斧的實行改革變法,今天,我們早已進入現代文明社會,進入社會主義新時代,還能容忍隱藏在西醫后面的利益鏈條,像吸血鬼那樣一代又一代的榨取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嗎?

我們的工人師傅、農民伯伯和服務員姐妹,他們起早摸黑,沒日沒夜,一年到頭沒有幾天休息。辛辛苦苦掙一點血汗錢,因為自己或家人生了病,滿懷希望、走進醫院,卻在頃刻之間,傾家蕩產、一貧如洗。這樣的利益鏈條如果不斬斷,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醫療體制改革導致的醫患矛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形成惡性循環的死結,造成無數百姓的血淚斑斑。這置中國人民幸福于何地?置中華民族復興于何地?

是以億萬老百姓的血汗錢為重?還是以少數肉食者的不義之財為重?是選擇為大多數人服務?還是選擇為少數人服務?

這是一個用大腿思考都可以想明白的問題。

唯有斬斷西醫利益鏈條,中國底層的億萬同胞,才能擺脫醫療行業這座大山的壓迫,才能重獲健康、幸福、光明和美好!

唯有把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的醫道精神,作為醫生的神圣天職、作為醫院的唯一宗旨,遍布于神州大地的醫患矛盾,才會得以徹底消除。

“進則救世,退則救民;不能為良相,亦當為良醫。”這是醫圣張仲景的名言。

“懸壺濟世”“醫者仁心”,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華夏醫道。

古人尚有如此精神和境界,難不成今不如昔乎?

愿華夏醫道精神,在大災大疫之后,回歸神州大地!
 
(作者系紅色文化學者;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pdhwhv.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內容 相關信息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