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陳先義:今天為何特別需要重讀毛主席延安文藝講話
點擊:  作者:陳先義    來源:《新軍》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0-02-20 11:55:31

 

       作者簡介:陳先義,中國作協會員,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國家重大題材影視作品審查專家組成員。原籍河南蘭考,北師大畢業,曾任后勤學院教員、解放軍報文化部主編,2011年退休,現從事重大題材文藝研究。著有《為英雄主義辯護》《走出象牙之塔》《捍衛我們的英雄》《追尋丟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報告文學、散文集《橫槊東海》《戰神之戀》《在統帥部當參謀》《中國軍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獲中國新聞獎政府一等獎,全軍文學創作一等獎。曾獲全軍具有突出貢獻拔尖人才一等獎。

今天為何特別需要重讀毛主席延安文藝講話

作者:陳先義

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馬上就是八十年了,但是今天在這個全民抗疫的特殊背景下,我備加感覺需要重新閱讀,因為這個講話具有特別偉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說明白了,今天我不是來專談理論問題的,我要講現實。如講理論,毛澤東關于文藝的這個重要講話,從馬克思主義哲學、文藝、理論等各個方面,都是世界文藝理論史上馬克思主義的偉大文獻。這鐵的事實,不管你用什么樣的實用主義方法去解讀,都不能改變它是我們永遠遵循的文藝方向。現在這樣,將來依然如此。這些年許多錯誤的解讀,那是過眼云煙,經不住歷史檢驗。

在延安《講話》論述文藝各種關系時,毛主席有一段特別著名的論斷,那就是關于“歌頌與暴露”。開會時,圍繞暴露與歌頌的話題,爭論很激烈,當時參加會議的朱德總司令聽到一些非常錯誤的發言,幾乎憤怒地站起來,不指名地加以批評,因為他特別不贊成蕭軍幾個人的發言,這幾個人當時不同意為紅軍和共產黨寫歌功頌德文章。朱德說:“共產黨、八路軍有功有德,為什么就不能歌功頌德。對延安有意見,看共產黨這也不好那也不好,寫的盡是負面的,這還是共產黨的文藝嗎?是的,我們確實太苦了,但是比起我們過雪山草地的時候,我們已經上了天堂了。有人說,重慶吃的住的穿的比延安都好。但是我告訴你,那再好,是人家的呀,延安的再不好,是我們自己的呀,你不能因此就罵延安哪!”

最后毛主席總結講話,就歌頌與暴露作理論闡述,他說:“你是資產階級文藝家,你就不會歌頌無產階級而歌頌資產階級。你是無產階級文藝家,你就不歌頌資產階級而歌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二者必居其一。歌頌資產階級光明者其作品未必偉大,刻畫資產階級黑暗者其作品未必渺小。歌頌無產階級光明者其作品未必不偉大。刻畫無產階級黑暗者其作品必定渺小。”說到這兒,毛主席話鋒一轉直接批評:有些人對人民的事業,對無產階級先鋒隊的戰斗和勝利冷眼旁觀、毫無興趣,他只關心個人和小集團的利益。這種小資產階級個人主義者,根本不愿意歌頌人民,更不愿意在大戰背景下為人民鼓舞斗志和勝利信心。這樣的人是我們革命隊伍中的蠢蟲,革命人民實在不需要這樣的人。

我之所以大段復述了毛主席這段著名的論斷,不是專門回顧歷史,這一切已經被歷史證明毛主席的馬克思主義論斷極其嚴謹精確。我是說,毛主席八十年前的講話和批評的問題,今天與歷史如出一轍的正在重復。并且與歷史幾乎一模一樣在演繹抗戰年代歌頌與暴露的老問題。所不同的是,今天與延安相比,有的人還更加直接,反對歌頌人民、歌頌英雄、反對我們共產黨領導的全民抗疫斗爭的宣傳導向,甚至比當年反對歌頌人民和八路軍的情況,還要直言不諱。

并非危言聳聽,在疫情形勢嚴峻,社會充滿恐慌的時段,人民是需要樹立信心,是需要鼓舞斗志的,但就有那么一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公開利用各種機會發表文章,表示對那些歌頌英雄的文章不感興趣。公開呼吁報紙不要刊發這樣的文章,發什么呢?要發鼓勵罵街的文章,鼓勵不滿的表達。這里某些人說的罵街,絕不僅僅是對工作的批評,而是要借助群眾的某些意見,攪亂整個輿論場,好像越亂越好,這與善意的批評和尋找災難原因完全是兩碼事。最明顯的標志,當主流媒體出現歌頌一線抗疫戰士、歌頌科學家們的優秀事跡文章時,有人毫不猶豫指責這是馬屁文章,這是“洗地”文章,甚至說“湖北不需要歌頌”“武漢不需要歌頌”。這讓有的主流媒體無所措手足。這時候,有些帶有謠言的東西也滿天飛,弄得有關部門不得不列出辟謠專號。謠言漫天時,人們不知道聽什么,信什么。于是加劇恐慌心理。很多內容都是讓人聽后喪氣的八卦。就不再復述了。

在媒體表達方式多樣化的今天,人們發言意見的空間與延安時期已經天差地別。但不管多么紛繁復雜,概括起來,用思想形態劃分,無非兩大類,一類是主流的輿論,直接為全民抗災服務,比如包括很多自媒體在內的大量文章,它讓人民了解我們這個國家的老百姓在大災面前如何萬眾一心、眾志成城,與病毒進行堅決的斗爭。許多畫面和故事可以說可歌可泣。這大大鼓舞著廣大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戰勝大災的信心和決心,比如那些蓋滿紅手印的請戰書、那些悲壯出征的圖片,那些在國家危難時奮勇向前的英雄,那些夜以繼日艱苦戰斗的科學家,等等,人民群眾正是通過這些宣傳,堅定了信心,減少了恐懼,奮勇抗災。許許多多的故事,大漲人民的士氣。比如,幾天之間建起的火神雷神山醫院,比如各省援助湖北的浩蕩隊伍,比如自己還沒有脫貧,卻想辦法援助湖北的山區百姓。無數催人淚下的故事,感動了整個國人。這類文章中,也包括對大災原因的追問和思考,對官僚主義毫不留情的批評,對各種領導機構的行動的有效監督,等等,這都是我們宣傳輿論的主流。

但是,第二種情況就不一樣了。有的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各種媒體,夸大恐慌情緒,制造各類謠言,甚至編造一些假照片、假新聞來煽惑人心,讓老百姓感到這是世界末日來了,甚至把這些原因都歸于政府,擴展百姓已經有的負面情緒,甚至與香港港獨勢力“謠翻中國”的行動直接呼應。大量謠言被港獨那個“謠翻中國”的所謂“文宣組”廣為傳播。當然這屬于與人民為敵的對立行動。

還有大量的源于我們內部,有人完全不是提善意的有建設性的建議,而是看不見人民抗災的巨大成就,為寫黑暗而寫黑暗,為寫恐怖而寫恐怖。為了追求點擊量,專發聳人聽聞的馬路新聞。這不僅讓我們想起范長江當年的《中國西北角》,那也是每一天的日記,但卻鼓舞了千百萬老百姓認識紅軍,認識中國共產黨。那是給人民壯士氣的。但我們有人卻專門以寫見聞的名義,卻專寫寫死亡,寫恐怖。比如,有的媒體公開聲稱,湖北武漢不需要歌功頌德,要真相。在這種背景下,只要媒體宣傳了一個抗災典型,立即就會被嘲諷,立即就會出現關于這個典型人物負面故事。甚至連正在一線工作的科學家們也不得安寧。有的以報道實況名義,寫火葬場、太平間,寫百姓的罵街,寫各種恐怖的畫面,按照他們的話,這才叫吸人眼球的新聞。有的老師在學生課堂上公開煽情說,他堅決反對關于春天即將到來的說法,說冬天你以為能走出去嗎?這樣一種悲觀的近乎對孩子們恐嚇的語言,與抗災的主流宣傳格格不入。卻在網絡被迅速熱炒。有的人身為作家,卻公開發表文章說他沒心思寫作,他每天就是恐怖。他最感興趣的話題,是一個病故的媽媽,靈車后邊是女兒撕心裂肺的追著喊叫。等等,還有人公開說,他對那些先進事跡毫無興趣,說這是政府把喪事當喜事辦。等等等等,一句話,一種反對歌頌,反對正面給人民鼓舞斗志的言論曾經甚囂塵上。弄得有的媒體表揚先進人物都畏手畏腳。在近似戰爭背景下,宣傳怎么做,是國家大戰略的一部分,是關乎勝敗的。不然的話,宣傳變成了一個混亂的賣場,打仗還有不敗的。

今天,面對這種情況,如果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健在,他們會拍案而起的。如果你不歌頌不贊揚我們那些冒死去保護人民的英雄,而是一味指責,那要你這樣的文藝家干什么?對這次重大災情,我們確實需要反思的,我們需要懲罰種種官僚主義給人民帶來的災難,但是眼下,戰勝災難和恢復生產,盡力給國家減少損失,這是第一位的。而不是把社會熱點引導到其他方面。讓我們遺憾的是,在這次災難面前,作家缺席和失職的現像已經引發了社會的極大關注。有人直接了當問道,為什么災難面前,作家藝術家要么缺席,要么表現失常。說白了,我們有些作家,這些年來,習慣于寫負面,受寫黑暗獲得國外大獎的個別作家的引領,不再會寫社會主流的價值觀。他們只關心怎么把一場人間苦難寫成一部暢銷書掙錢,關心怎樣用寫我們的失誤換取洋人的歡欣。一句話,他們要寫社會的人咬狗,他們已經不習慣寫老百姓的陽光一面,更不習慣寫我們社會的巨大進步,這樣也就看不見人民和社會道德潛在的積極力量。有些獲大獎的讓老百姓看不懂的灰暗作品,起了極大的示范作用。這次大災之后,我想文藝領域,應該值得深刻反思。

其實,我們生活中,有許許多多值得我們深刻發掘的東西。比如前幾天,火神山醫院結束工程,有關部門給大家發工資,但很多農民工表示堅決不要,說十來天管吃管喝,已經很知足,武漢鄉親遇到大災,我們也得表示一下。就這樣淡淡的幾句話,是一些沒有多少文化的農民工說的。我敢說,這些靠賣苦力養家糊口的農民工兄弟,他們根本不懂得做什么秀的,更不懂得上什么新聞,但他們心里,擁有我們很多知識分子所缺少的美的品格。我們應該去發現,去開掘,去表現。中國人當然也包括中國大批的黨的干部,向往崇尚善良是主體。像某些在世界獲獎的那些小說把中國人描寫的那么陰暗那么污濁,完全不是中國道德的主體。我相信,所有的同胞都會對我們這個民族有這樣一個自信。

中國知識分子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稱謂,中國作家應該是社會良知的代表。我們應該像黨中央對我們要求的那樣,把人民放在心中,我們不能把自己的創作以獲獎為目的,更不能為了在外國獲獎,便丑化自己同胞,丑化自己的國家。

所以,我還是要說,重新學學毛澤東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吧,我們會明白很多道理,不僅教人怎么寫文章,而且教人怎么做一個人民的文藝家。這些年,一些人完全用歪曲的辦法對講話解讀,他們可能連一遍都沒有讀過現在趁著宅居工夫,補補課,就會明白,毛澤東主席本來是怎么說的,我想會大有裨益。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