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昆侖專題 > 國資國企改革 > 閱讀信息
紫虬:股份制實踐中兩重性的審視與問題對策
點擊:  作者:紫虬    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0-01-18 07:56:23

 

1.webp (6).jpg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么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在中央委員會新成員學習貫徹十八大研討會上的講話》,2013.1.5)

 
但長期以來,始終存在著正確與錯誤的矛盾。黨的十九大對此作了總結,指出改革開放的成就“歷盡千辛萬苦、付出巨大代價”。從根本上說,這些矛盾表現在漠視“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的原則,形成一種思維慣性,這是構成較長一個時期以來經濟社會問題的總病灶:既對現行經濟運行機制中解放生產力的社會主義因素缺乏認識,也有對資本主義因素認識不清的問題。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核心是按資分配。資本主義市場的特征是雇傭勞動制度。貨幣持有者占有生產資料,為占有更多剩余價值而再生產。而按資分配的常規形式,就是股份制和雇傭勞動制度。在當前非公經濟成分優勢占比下,社會主義的經濟運行主要通過二次分配和國資主導、土地公有體現出來,而在生產環節和一次分配環節,即使公有控股,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規律依然起引導作用。
 
一些流行觀點不做兩重性分析,既漠視工人階級在市場條件下,對社會主義因素的創新及其對生產力的促進作用,又無視私有經濟和雇傭勞動占比優勢的客觀存在,空談公有制主體和按勞分配主體,理論上指鹿為馬,實際上從資本邏輯出發認識問題,提出舉措,加劇經濟下行矛盾。
 
一、 股份制實踐中的社會主義因素
 
股份制是社會化大生產的產物,它區別于小生產、小工廠等分散生產,集中社會資源,通過聯合生產,解放生產力。同時,它又按資分配,制造貧富分化。在股份制中,存在著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生產社會化與私人支配生產資料。公有控股后,這個矛盾得以緩解,但也只能運行在股東至上,按資分配的市場機制下。
 
我國在結束半殖民半封建社會以后,隨著近幾十年股份制改造和引入外資,雇傭勞動市場同步形成,首次親歷了產能過剩、需求不足的現代資本主義特征的經濟。在促進生產力過程中,我黨主動引入股份制,在黨的宗旨指導下,在一些先進企業里,中國的一些企業管理者充當了“少數勇敢的‘手’”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605頁),組織員工群眾,遵循企業客觀規律,對股份制的弊端展開斗爭,產生了大量促進生產力的的社會主義因素,至少包括:
 
1,提高企業價值的社會主義生產目的。社會主義的生產目的就是為人民服務。中國大批成功企業以客戶為中心,致力于創新,創造超額客戶價值。它區別于資本主義股東至上前提下的營銷策略,也強化了社會效益和企業效益的經濟核算,彌補了計劃經濟時期的不足,增加了企業的市場價值和壽命周期。
 
這是股份制中股東至上與客戶中心的對立統一。
 
2,長期客戶中心價值觀的前提保證——勞動回報優先于資本回報。在雇傭勞動市場的條件下,一些先進企業的員工得以活勞動積累取得入股條件,以付出自己的知識、能力、體力的勞動入股,前期勞動積累以股份計量作為當期分配依據,并作為未來勞動為主的分配信用,主動減少以至杜絕貨幣資本入股,形成自主聯合勞動,否定了雇傭勞動市場對剩余價值的掠取。成為客戶中心長期價值的基本保障。
 
這是股份制中按資分配與按勞分配的對立統一。
 
勞動要素優先于資本要素的企業以華為為代表,是共產黨員創業者在企業所有權上自我革命的結果。如任正非在決定員工集體持股前得到農村教師的父親的鼓勵和支持,這是毛澤東思想引導下勞動者的必然邏輯。任正非分散股權團結員工集體,體現企業的員工主體地位,和彭湃、卡斯特羅等革命前輩將自家田產分發給雇工的性質是類似的,區別是前輩著眼于革命而發動群眾,而任正非利用股份制的舊形式,建立起了具有社會主義因素的生產、分配并決定交換、消費水平的新的生產方式,雖然這種舊形式存在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之中,但其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革命觀念所表現的市場銳力,是華爾街想不到的,因而得到美國封鎖古巴一樣的境遇。
 
3,創造更多客戶價值的創新機制。深入產業鏈一線,圍繞各行各業客戶需求,聯合創新的工程師文化,極大的豐富了工人階級內涵。華為、大疆等企業把企業資源集中于科技創新,即使減少企業自身利潤,也要加速產品更新迭代,為客戶創造更多使用價值,事實上部分剩余價值社會化分享,也提升了企業價值。
 
這是對股份制股東至上約束創新的挑戰。
 
4,命運共同體的共生機制。在數字經濟時代,貼近顧客需求,把產品和服務做到令顧客無法離開,同時,客戶參與價值創造。用供應鏈、數據鏈直至產業鏈的命運共同體,在共商共建中優化價值鏈。雖然都是股份制,在共產黨領導下,承襲全國一盤棋的大協作傳統,在產業聚集、包括資本流動的各生產要素組合中,調動活勞動的主觀能動性,也可以產生傳統股份制所不具備的協作性,消除消極競爭,把生產的社會化提高到空前。
 
這是股份制中社會化大生產和私有性寡頭性壟斷的對立統一。
 
5,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產生的企業使命文化。格力電器在股權頻繁變化,員工身份變化中,“讓世界愛上中國造”的使命驅動;海爾在創客平臺中圍繞客戶價值創新,“把黨支部建在‘小微‘’’;華為面對科學家員工群體,開展基于動機的績效管理等等,不僅業績取得輝煌成就,對人的解放也超出了西方泛泛的、抽象的人性化管理。
 
這是在資本的“物”的邏輯機制股份制中,推動面向自由全面發展的“人”的邏輯,是人與物的對立統一。
 
以上每一個社會主義因素,都是和股東至上,按資分配以及非公股份的私人生產性質矛盾對立轉化的結果,是勞動與資本矛盾運動的結果,適應了生產力創新發展,處處閃爍著毛澤東思想的印記,而被西方羨艷,驚恐,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特征。
 
二、對股份制的片面認識
 
在實踐中,股份制的資本主義機制也必然頑強地體現出來,依然集中地體現在股東至上,按資分配以及非公股份的私人生產性質上。
 
有觀點說,股份制資本主義可以用,社會主義也可以用。社會實踐證明,股份制的股東至上、按資分配和社會主義的生產目的——為人民服務是天然的矛盾。如果不做兩重性分分析,籠統認識,即使公有控股,也不可能用價值規律對國家、集體、個人利益進行最優化把握,而被股份機制引入資本主義,在理論上則容易陷入抹殺矛盾的折中主義和實用主義。
 
1,馬克思對股份制的兩重性分析
 
在《資本論》中,對于私人資本參與的股份制,馬克思尖銳揭露道:

股份制“再生產出了一種新的金融貴族,一種新的寄生蟲,——發起人、創業人和徒有其名的董事;并在創立公司、發行股票和進行股票交易方面再生產出了一整套投機和欺詐活動。這是一種沒有私有財產控制的私人生產。”(《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6頁) 


對于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廠,馬克思評價道: 

“是在舊形式內對舊形式打開的第一個缺口,雖然它在自己的實際組織中,當然到處都再生產出并且必然會再生產出現存制度的一切缺點。……”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7頁)

 
“資本主義的股份企業,也和合作工廠一樣,應當被看作是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轉化為聯合的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只不過在前者那里,對立是消極地揚棄的,而在后者那里,對立是積極地揚棄的。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8頁)

2,從誤解到偏見
 
一些文章、講話樂于引用馬克思的股份制“與私人資本相對立,并它的企業也表現為社會企業,而與私人企業相對立。” (同上)沒有看到,或不愿意看到,并且刪去了緊接下來的一句話中的黑體字部分“這是作為私人財產的資本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本身范圍內的揚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3頁)有的文章認為,股份合作制不是私有制,是一種新出現的所有制形式,具有明顯的社會性、公有性。這和《資本論》的原意有很大出入,一廂情愿地把股份制和社會資本泛泛地、簡單地視作公有制。在主觀上是兩個回避,三個混淆,客觀上則有抹殺社資、離經叛道的危險性質。
 
兩個回避:
把股份制中的個別類型和一般混同起來,回避了股份制中是勞動合作還是資本合作,回避了股份制的自身缺點。

三個混淆:
第一個混淆,將股份制的生產社會性和剩余價值的公有社會性相混淆。此社會性非彼社會性。實質是混淆了社資矛盾。
 
第二個混淆,是把工人“是自己的資本家”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8頁)的工人合作工廠,和工人是單純雇傭勞動力的普通股份制相混淆。前者有社會主義因素,后者沒有,實質上是資本與勞動的混淆。
 
第三個混淆,是把工人合作工廠中的勞動要素,以及股份制中公有股份的“積極揚棄”與股份制自身 “必然會再生產出現存制度的一切缺點”(同上)、“及其一切矛盾”(《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9卷299頁)相混淆。這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點,其實質同樣也是資本本位觀帶來的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學者混淆真理的學術性探討與組織紀律、政治紀律,不敢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一些學者文章對錯誤理解進行費力的演繹,無奈形成復雜含混的折中主義,回避了矛盾,把學問引向如墜煙霧的玄妙,加劇了對原則性質的理解混亂,助長、保護了錯誤實踐,無助于遏制新自由主義泛濫。
 

三、股東至上、按資分配是造成我國經濟社會矛盾的根源

 

經濟發展:今天應該看的很清楚,我國宏觀經濟發展的一切矛盾和問題,基本上都是立足于微觀經濟中股份制的股東至上、按資分配機制導致的。一方面,市場調配資源的高效率和股東至上互為因果,推動了生產力的巨大發展。另一方面,上世紀末股份制改造以來,盲目、重復投資加速,產能過剩、需求不足矛盾加劇,房地產對經濟形成挾持,擠占制造業資源,成為經濟去實向虛動力;環境污染自工業化以來登峰造極,市場萬能旗幟下坑蒙拐騙無惡不作,在不同時期有如假疫苗、毒食品、互聯網金融欺騙等表現;10%的人占有67%國民財富(世界不平等數據庫),兩級分化逼近甚至超過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等等。至少在以上諸方面,都是股東至上、按資分配經濟機制的產物。而這些弊病對生產力的約束,往往被超額利潤開發土地,寬容通貨膨脹,按GDP口徑,側重于非生產性門類的大量重復計算形成的經濟總量發展數據所掩蓋。

 

在這些負面成分中,公有股份在股份制的產權機制引導下,也參與進去,甚至扮演不光彩的角色。如著名證券案件中公有股的同流合污,國有醫院對人民群眾的盤剝,幾大通訊巨頭、銀行在即時通訊、移動支付創新上,遠不如非公企業做出的貢獻多。眾所周知的三鹿奶粉,作為連續多年銷量全國第一的國有公司,2006年由新西蘭恒天然集團參股43%后,2008年因毒奶粉案震驚全國而破產。這就說明,在高效率的股份制機制下,即使是資本公有,缺乏工人民主監督的官僚主義同樣也可以支配出不遜于私企的劣跡,反過來為獵取公有資產者制造攻擊口實。這些問題,最生動不過地解釋了馬克思所說的股份制本身的“現存制度的一切缺點”,“一切矛盾”。

 

經濟基礎:股份制以“中性”、公有制創新為名,同樣掩蓋了大批政策性合法侵占公有資產的罪惡。例如在公有制企業改制中,常見現象是,國企內少部分負責人在上級的具體支持下,缺乏第三方監督地低估國資市場價值,公開合法地把企業借入的銀行貸款轉到自己名下,成為個人持股,實施所謂“承債式行權”,“信貸杠桿”式管理層收購,實質上是巧取豪奪式的“空手套白狼”,“黃鼠狼守雞舍” 式的監守自盜。早在2002年,有著名學者在上海高層座談會上就此提出尖銳具體的批評,但不可能引起足夠重視。也正是在這一錯誤認識指導下,國有資產占比連年萎縮,失去主體地位。

 
上層建筑:股份制與公有制的概念混亂,在意識形態中,首先成為當下新自由主義的理論基礎的光鮮外衣。一些舉措擴大“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的外延,在國企的混改中,習慣于給私有本質的社會資本而不是勞動元素更多機會;在履行政府的公共服務職能中,提出嚴控公立,依靠社會資本,放棄政府責任,忽視勞動價值,助長兩極分化。在邏輯混亂之下,采用美國林肯總統的民有、民享、民治理念,給私營經濟戴上“民營”帽子,而全民所有制的國有經濟反而與“民”無關,把原本經濟性質上的“公”“私”之分演變成了觀念上的“國”“民”對立。
 
這些問題敗壞了人民群眾對“改革開放”的正面評價。把股東至上、按資分配的弊病歸咎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漫長性而默認和放縱,放棄防范和補救的主觀能動性,是不自覺的資本主義“補課”機械論的表現。
 
四、對 策
 
解決這些問題,按照十九大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精神,至少以下幾點可能非常重要。
 
1. 必須認真總結三十年來市場經濟、股份制經濟的社會實踐,認真學習《資本論》《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批注和談話》,認真學習習近平同志系列講話,深入分析“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矛盾關系,清晰認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界限,認清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不可分割的客觀真理性。當下,要警惕運用偷換概念、混淆性質的方式,把股東至上、按資分配以及非公股份中的私人生產性質解釋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抽象擁護、具體回避“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的原則,造成思想理論和實踐上的混亂。
 
2. 國企改革要糾正“一混就靈”的片面認識。私有資本控制的社會資本作為輔助性成分進入國企,應該服從“國企做優做強做大”這一反映根本規律性的改革目標和要求。為此,要依靠員工主體,通過根本上解決客戶中心的長久機制,提高企業的市場價值。依靠員工群眾,運作于面向更多客戶價值的產業鏈、數據鏈、價值鏈的企業文化,是各種所有制企業的根本。在這個前提下,是否吸收社會資本入股,這是國企自身對內外部競爭環境和競爭條件下態勢分析后的主動行為,而不是一刀切。混改是措施,不是成果,不應作為國企改革成功與否、完成階段任務與否的評價。是從體現國有企業發展的根本規律,尊重國企員工自身的實踐認識主體地位出發,還是從第二性的其他因素出發,事關國企盛衰。
 
3. 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計量體系。必須建立不同于西方資本本位的宏觀評價指標和微觀經濟企業評價指標系統,GDP和企業500強指標具有鼓勵去實向虛傾向,以資本為中心。我們應從其引導、束縛中解脫出來,同步建立馬克思主義再生產理論指導下的宏觀經濟評價指標和體現地域、行業特點的中觀經濟評價體系,建立體現剩余價值和勞動要素、社會責任的微觀經濟企業指標體系(參見紫虬:在問題導向中建立新時代的企業評價體系,在相互對照、借鑒中豐富、獨立并先進于資本主義的計量體系。
 

4. 政府有為。有兩點值得肯定:

 

首先,是對私人資本壟斷的約束。2017年建立的中國網聯清算公司,運用國家力量,結束了支付數據由外資控股的壟斷,上演了一處精彩的現代“杯酒釋兵權”。對吳小暉案的處理,為打擊官商勾結建立了典型案例。

 

其次,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公共服務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這是人民的福音,但要警惕混淆股份制性質的思維慣性,使公共服務誤入市場化和私有化歧途。

 

有兩點值得關注:

 

首先,必須解決通貨膨脹問題和金融安全問題。這是最大的公共服務,是最大的普惠,是解決需求不足、人民共享改革成果的直接舉措。應把克服通貨膨脹、金融主權安全和金融系統政治紀律、人事任用、獎勵懲戒切實掛鉤。對于甚至不如薩繆爾森等重視列寧對通貨膨脹的決不容忍的現象,要上升到“四個意識”的高度上來,從根本上改變我國金融隊伍長期以來以新自由主義觀念為指導,在通貨膨脹問題上脫離人民、隔岸觀火的情況,從而解決至少生活消費通貨膨脹率高于金融危機以來美歐所反映的深層次問題,逐步回歸合乎社會主義原則的金融秩序;接受蘇聯晚期金融崩潰教訓,杜絕開門緝盜式過分開放的可能性。

 

其次,建立政府行業指導和預警服務,引導企業避免重復投資、重復研發。

 
5. 做大做好自主聯合勞動的文章。認真總結華為現象,總結其勞動優于資本的理念和企業運行規律,從偶然性中發現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然性,考察其“再生產出現存制度的一切缺點”及其克服的做法經驗,使其成為新時代的典范,成長出大批讓帝國主義頭疼的創新型企業。
 
6. 用社會化大生產所要求的社會主義因素對私營企業進行引導。對私營經濟,應當講清從西方到國內,股東至上對企業長遠的約束性。在大數據時代,“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是企業長久之道。越是在私營經濟成份占優的地域,越是要講企業發展的客觀規律,鼓勵他們進行內部改革,提高企業的客戶價值,發展壯大,解決中國私營企業壽命周期過短問題,消除生產力羈絆。而不是資本本位,以機會主義、實用主義的態度一味逢迎。
 
小  結
 

應當看到,股份制作為現代社會化大生產的形式,具有典型的、鮮明的兩重性。我們必須知道,馬克思說過的股份制,“作為最完善的形式(導向共產主義的),及其一切矛盾”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9卷299頁),我們應當承認股份制對社會化大生產的適應性,對先進生產力的容納性。

 

我們必須知道,在馬克思說了此話34年以后,恩格斯的斷言:當“一些新的工業企業的形式發展起來了。這些形式代表著股份公司的二次方和三次方。在大工業的一切領域內,生產現在能以日益增長的速度增加……競爭已經為壟斷所代替,并且已經最令人鼓舞地為將來由整個社會即全民族來實行剝奪做好了準備”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495頁)

 

總之,馬克思主義者應當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社會實踐出發,正視股份制的股東至上、按資分配的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切缺點”、“一切矛盾”。

 

(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10.webp (1).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pdhwhv.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