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人文歷史 > 閱讀信息
朱德怒斥:不寫八路軍、不寫共產黨,要你們文藝干什么?
點擊:  作者:陳先義    來源:“ 新軍”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0-02-27 11:31:08

 

       作者簡介:陳先義,中國作協會員,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國家重大題材影視作品審查專家組成員。原籍河南蘭考,北師大畢業,曾任后勤學院教員、解放軍報文化部主編,2011年退休,現從事重大題材文藝研究。著有《為英雄主義辯護》《走出象牙之塔》《捍衛我們的英雄》《追尋丟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報告文學、散文集《橫槊東海》《戰神之戀》《在統帥部當參謀》《中國軍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獲中國新聞獎政府一等獎,全軍文學創作一等獎。曾獲全軍具有突出貢獻拔尖人才一等獎。

 

1.webp (35).jpg 

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經坐偏了

作者:陳先義(北京)

 

前天我在寫關于與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的有關話題時,寫到朱德總司令對幾個不同意歌頌八路軍、不同意歌頌共產黨的人發言時,幾乎用發怒的口語質問:“不寫八路軍、不寫共產黨,要你們文藝干什么?”緊接著,毛主席在總結講話中就朱老總這個質問發表了一段“歌頌與暴露”關系的著名講話。套用朱老總當年講話,說今天的問題,我這樣發問:如果不寫當下全民的抗災,不寫黨領導的這次重大行動,你專寫黑暗、恐怖,人民還用優厚待遇養你們干什么?

 

并非隨意之問,這就是我們眼下發生的問題。當下正在進行的全民抗災,勝負無疑對國家的現實和未來將起著巨大的影響。不僅僅是每一天國民經濟3000多億的經濟收入受損,更主要的是,把我們視為對手的某些帝國主義國家們,一開始就以幸災樂禍的心態,把一個歷史罕見的自然災害與政治掛鉤,企圖把這樣一個巨大的災害作為拖垮中國的天賜良機,立足于意識形態的對立思維,在中國全民抗災的當下,采取了一系列極其荒唐的不人道的手段。黨中央看到了這個問題極其重大,總書記習近平親自布局,全民抗災,志在必勝。提出了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中國勝的總決心。這絕不是一句平常的宣傳口號。因為中國勝負,決定了世界下一步全球化道路上的政治格局。極其重大。在這樣一個關乎國家重大利益的重要時刻,能否以大局為重,國家利益為重,去為全民抗災鼓勁加油,就不是一般的宣傳意義,而是對每一個公民的國家觀念的檢閱。

 

相反,就是在這樣一個近乎戰爭的背景下,我們國內的的確確有些網絡大V,一些媒體人,包括不少學者、作家、教授,一句話,一些知識人,不是用自己手中之筆支持國家的抗災大事,而是在哪兒拼命傳播恐怖、擴張恐懼、制造謠言,甚至大寫死亡,寫火葬場,寫遇難者的心碎的哭喊。一些獲得過這獎那獎的人,在哪兒端著個作家的臭架子,以智者的冷漠,干著與國家要求極不相符的勾當,寫一些不僅絲毫不能給人民鼓勁而是完全陰陽怪氣的壞東西。有的甚至鼓勵提倡黨報給“公開叫罵的機會。散布殯儀館到處都是滿地手機。”只要看了這個場面,武漢,這個抗疫大戰的英雄城市的形象就立刻會蕩然無存。你就會感到恐懼,感到害怕,感到絕望。你就會覺得中央黨報的報道不可信,這些才是真實。這樣明顯帶有嚴重問題的文章,我們某些主流媒體還為其洗地,這是極為糟糕的。還有,只要我們的一線記者寫了抗災,寫了英雄,立即就會遭受圍攻,說這些都是“馬屁文字”“洗地文字”,甚至嘲諷說這是吃“人血饅頭”,都不真實,這樣的一些文字幾乎充斥網絡,這簡直就是對中國共產黨主流宣傳的公開挑戰。

 

讓人民無比憤怒的是,這樣極其荒唐的打著關注民生的文章,竟然可以公開地見諸于各類自媒體公眾號。我思考很久,這也正是我們對這個領域這些年失于管理的必然惡果,也是我們在多個時候主流語言缺席的惡果。這些人中,不少人基本都是沉默和缺席這場全民族的抗災決戰。正如有些文章直接質問的:大災面前,那些拿大獎的作家明星們都怎么不見了?他們都去哪了?有一篇文章有根據地說,全國百分之七十的大牌明星揣著從人民手里騙來的錢,都到國外躲難去了。我們的善良的百姓們,經過這場戰疫,我們再也不要盲目認為這些人是了不起的什么人,什么人?根本與人民關切毫不相干的人,是新生的資產階級貴族。

 

讓我們不能容忍的是,就是這么一些散布悲觀擴張恐怖的人,他們利用已有的名聲,正在國內受到無數無知者的追捧,這對我們的決勝大局將產生極大影響。什么“xx日記”“xx武漢”等等,看了這些東西,這些人曾經有過的所有光環立即蕩然無存。因為國家大災大難的關鍵時刻,你的根本立場發生了問題。一些社會群眾反映很強烈的東西,這樣一些明顯與抗災宣傳不合拍的東西,有關部門為什么不能下決心堅決管一管。比如把我們的方艙醫院說成是集中營、難民營的那些家伙,簡直就是漢奸,而老百姓現在親眼所見的是,這就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所想象的標本,病好了還是不想出來。這里人際關系,護士照顧太好了。怎么對同一個事物的判斷差別就如此之大呢?

 

在戰爭背景下,我們老一輩的作家提出一個口號,叫做到戰壕去寫,到炮火下去些。我是親自采訪過老作家劉白羽、魏巍,那是為無產階級人民大眾服務的兩座文學豐碑。劉白羽說,他的《無敵三勇士》《火光在前》《政治委員》等等,都是在戰壕里采訪寫作的。對部隊作戰起到了極大鼓舞作用。過幾天36日,就是老作家魏巍誕辰100周年紀念日,我清楚記得他在世時講述的志愿軍采訪故事,他的歷史名篇《誰是最可愛的人》那是中國文學史的一座豐碑,是毛澤東主席批示印發全軍學習的,一片文學通訊成為全軍學習的文本,這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歷史上絕無僅有。而他的每一個場景敘述都是他在美軍的炮火下采訪得來的第一手材料。這就是一個真正的為人民為祖國寫作的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作家。這兩座文學豐碑將永遠都是新一代文學作者的榜樣。這叫真正的革命戰爭的軍事文學,這也是戰爭狀態下一個作家寫什么怎么寫的光輝范例。我們今天所有的作家新聞工作者應該視為偉大楷模。相比之下,今天有些人被一部分熱炒的什么“日記”,只能是糞土而已。

 

無疑,現在按照武漢湖北的社會管理,就應該屬于戰爭狀態下的“戰時管理”。什么是戰時管理?封村封路、封城封市,其嚴格程度,國民并不陌生,我們都看見了。不服從可以有戰場法律來管。每天網絡上都會有嚴格管理的經典案例。那么輿論呢?輿論毫無疑問也必須實行戰時管理。也必須遵循戰時管理的制度。而我們沒有,一些極端自由主義言論照樣我行我素。我想作為戰場管理,如果發生在抗戰年代,猜想我們的朱老總會怎么說,我想他會毫不客氣的下達命令,對破壞抗戰的人執行戰場紀律。前方軍民在流血,你在后方用筆打冷炮,破壞抗戰。對人民的拼力殺敵你不寫,打著輿論監督和寫真相的名義,專寫恐怖、寫尸體、火葬場,專寫泄氣的烏七八糟的東西,甚至不惜用造謠的手段。對這樣的人,我想八路軍一定會毫不客氣地用“漢奸罪”來處理的。

 

說是漢奸過了嗎?一點不過。當下,作為敵人和對手,最典型的例證,就是與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為敵的港獨勢力,從我們抗災一開始,就活躍無比,并在海外強力資金贊助的配合下,成立了一個“文宣組”,專門制定借機推翻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戰略。就是這個“文宣組”,把大陸人分為三六九等,根據不同年齡段制定不同謠言宣傳方略,毫不隱晦地說就是要“謠翻中國”,“謠翻中國”的基本手段就是制造謠言。而作為謠言提供者主要供貨方,就是來自大陸的前邊說到的一些人,基本路線是在大陸網絡搜集謠言,然后或通過香港報刊,或直接進入網絡傳播。群眾最近已經憤怒公開一些謠言制造者的姓名。讓我們覺得被動的是,有關部門只是不斷地通過官方發布“辟謠公告”,而至今還沒有任何對造謠者加以懲處辦法。不主動出擊,不懲罰謠言制造者,就無法制止這些謠言制造者的行為。我們毫不懷疑,這就是與港獨、臺獨等反共勢力的一場配合默契的聯手作戰。對待這樣的不寫抗災,不寫英雄,拒寫英模的人,我們社會大眾必須充分警惕。

 

新聞理論上,有一個非常熟知的解讀,那就是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一定是新聞。所以就一定要寫人咬狗。所以有一家小報記者,去某地采訪,當地就把許多新發生的文明新風新事告訴他。沒想到小報記者大搖其頭,說我們報紙不發這些,就是找那些案件、偷盜、官民糾紛等,稀奇古怪有可讀性的。這樣可以增加報紙訂閱,我們才有獎金。一句話,要寫陰暗面。這不是亂編的故事,就是我熟知的一件真事。我們在這個戰勝大災的全民奮戰中,這樣的事例已經不勝枚舉。

 

有一段非常耐人思考的話,說一個人如果你站在二層樓往下看,你看到的可能就是垃圾,因此你心里就一片反感和黑暗。但如果你站在十幾層樓往下看,你會看到諸多宏觀風景,看到更多的美的東西。今天我們用一種特殊眼光看,就只能看恐怖和死亡,而站在國家大局看,就會這個世界上只有中國能應對這樣的巨大災難,會看到全民抗災的極其偉大的場面,就會看到我們這個民族關鍵時刻表現得凝聚力。就會寫出鼓舞人得好文章。我們有些人,不是想國家大局,不是想全民抗災勝利對整個國家的重要意義,而是深藏斗室,自己嚇得哆哆嗦嗦,憑著網絡搜集的各種馬路消息,散布一些烏七八糟的負面東西。實在是與國家利益背道而馳。有些人是胸懷和思路不夠開闊,有些就不是這樣了。專門把謠言當賣點,把散布恐怖當職業,心里毫無正面的觀察。這些人打著輿論監督的旗號,贏得某些點贊。其實不是水平問題,而是根本立場出了問題,關鍵是屁股坐偏了。沒有坐在人民一邊,坐在了敵對力量的一邊。對這樣的人,不是他監管輿論,而是人民必須對他的行為進行監管。監管的辦法,就是不相信,不傳播。加以必要的監管。

 

但是,我們這些年,對意識形態確實有個管理的問題。中國大地不乏信謠言、傳謠言和造謠言的土壤,你寫個英雄人物,不會形成熱點,但你要寫個聳人聽聞的虛假的東西,類似人咬狗之類。那就會贏得不少粉絲。所以,不信謠、不傳謠,不相信那些打著作家名人旗號忽悠大眾的人的騙,我們每一個公民都有責任。就在當下,依然還有人不斷傳播上邊說到的那些內容,提高我們每一個人的鑒別力,任重道遠。

 

聲明:本文系著名文藝評論家、解放軍報文化部原主任陳先義大校獨家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新軍》公眾號。原創不易,歡迎轉發分享支持鼓勵。)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內容 相關信息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