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人文歷史 > 閱讀信息
原蘇聯元帥亞佐夫:戈爾巴喬夫早就背叛了蘇聯,后悔軍隊未能阻止他
點擊:  作者:亞佐夫    來源: “紅色文化網”   發布時間:2020-03-01 13:12:51

 

2006年,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策劃和主創的八集教育參考片——《居安思危》——經內部播出后在廣大黨員干部中引起了強烈反響。軍隊一些老領導觀看后建議,應當深刻分析:為什么強大的蘇軍在緊要歷史關頭沒能夠挺身而出保護蘇共,反而在分裂勢力面前敗下陣來?的確,軍隊在蘇聯解體特別是在20年前的“8·19”事件中的作用十分關鍵。通過原蘇聯國防部部長亞佐夫的反思,我們或許能夠從中體會到,由列寧等布爾什維克黨領袖親手創建的、有著光榮革命歷史和功績的蘇軍最后是如何被削弱、被消解、被招安、被收編的。

1.webp.jpg

《俄羅斯報》原編者按:蘇聯元帥、原蘇聯國防部部長德米特里·季莫菲耶維奇·亞佐夫,經歷了光榮的軍旅生涯。他在偉大的衛國戰爭中受過傷,傷愈后繼續戰斗,直至戰爭的勝利結束。如今亞佐夫沒有被人們遺忘,在其80歲高齡時,被授予“榮譽勛章”。亞佐夫腦力不衰,他不顧耄耋之年,尖銳批評他的前政治對手。其中包括一人,即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就是最近在美國被老布什授予自由獎章的那位……

 

《俄羅斯報》:請問您某個時候是否曾想到俄羅斯與格魯吉亞會發生武裝沖突呢?

 

亞佐夫:當然沒有。但是,順便說一句,在蘇聯解體之際,我馬上意識到,掌握格魯吉亞大權的加姆薩胡爾季阿[2]可能會鋌而走險。后來在獄中我在報紙上看到加姆薩胡爾季阿提出的口號,如“格魯吉亞只屬于格魯吉亞人!”如果格魯吉亞只屬于格魯吉亞人,那么阿布哈茲人和奧塞梯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就變成多余的了。

 

《俄羅斯報》:而在蘇聯時代,這種對立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亞佐夫:是的,想都想不到。但是現在,格魯吉亞似乎已經明白:如今俄羅斯已經成了獨立國家,它不會再養著他們。坦率地說,蘇聯時期免費供養他們,為了換取橘子、葡萄酒、歌曲和他們無恥的笑臉。而格魯吉亞現在清楚,一旦俄羅斯不能像蘇聯時代那樣,供給他們面包、肉等一切東西,格魯吉亞應清除它多余的部分——奧塞梯和阿布哈茲。格魯吉亞除去了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和阿扎爾[3],還有什么?如果把它們去掉,只留下第比利斯及山區,其他什么都沒了。我曾服役于外高加索軍區,走遍了整個格魯吉亞,熟悉那里都有什么。如果說那兒是否有可帶來什么收入的東西,那得去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和阿扎爾找了。再說了,當時那里只有一個碼頭和一個航空制造廠,實際上只有兩家公司能生產產品,有些收入。

 

《俄羅斯報》:我們的軍隊是常勝之軍,但現在有所謂的政治技術手段。比如,美國在格魯吉亞不費一槍一彈就任命了一位總統,在烏克蘭也安插了自己的人,即使是病態的兩個人也不在乎。這說明了什么?政治操縱比整個軍隊更強大嗎?

 

亞佐夫:也許你說得對。我們的軍隊已經被詆毀、被抹黑……唉,算了吧,要是一個稱得上政治家的人物指揮它也罷了。我不認識我們現在的國防部部長[4],也許他是個好人。但當俄羅斯需要與美國和歐盟進行強硬談判時,他在政治上是否足夠強勢?……

 

《俄羅斯報》:看起來,任命他是因為他懂經濟,為的是整頓我們的軍隊,是出自這樣的考慮。

 

亞佐夫:也許,也許……但是,在軍事方面,他不能勝任。有這樣一個規律:貓在屋里,老鼠便躲起來;貓上了屋頂,老鼠就開始跳舞。所以,隨便委派一個人,也不征求每個人的意見,可能誰也沒問。可是,我們還有情報總局 (格魯烏)[5]局長,他應該看到整個獨聯體國家在做什么,對俄羅斯采取什么樣的政策。我們在每個國家都有一個武官。他們是干什么的?這些人首先是情報人員。既然格魯吉亞獨立了,就應該知道,那里現實局勢是怎樣的!削弱并干掉加爾薩胡爾季阿,但又出來個謝瓦爾德納澤,此人憎恨俄羅斯。

 

《俄羅斯報》:您經常與謝瓦爾德納澤打交道嗎?

 

亞佐夫:瞧你說的,那是自然。我們曾在蘇共中央政治局共事。順便提一下,謝瓦爾德納澤是蘇聯外交部部長,是美國國務卿舒爾茨的好朋友,他與美國談妥將我們的“奧卡”導彈列入《中程和短程導彈削減條約》范圍內。不知舒爾茨是怎么說服他的。而“奧卡”作為一種只有400公里射程的短程導彈,不能射到法國和德國,更沒法射到美國,絕對不需要列入這個條約限制范圍內。

 

確實,該導彈非常準確高效,他們的情報人員有很好的了解,美方的情報工作很有成效。當時我們的總參謀長阿赫羅梅耶夫和國防部部長索科洛夫對此表示反對。但是,外交部提交戈爾巴喬夫在條約上簽字時,對他撒謊說,總參謀部和國防部都同意。順便說一句,我認為,這導致了撤掉索科洛夫,接著任命我為國防部部長。

 

《俄羅斯報》:是的,削減導彈條約及其履行等話題,是不是等另找機會再談。

 

亞佐夫:當我們開始削減中程和短程導彈,甚至剛剛開始為其作準備時,美國人便開始派遣自己的代表深入幾乎每個旅。我們只在美國的兩家導彈工廠和另外兩個地點派出自己的觀察員,而美國人卻向我們的117基地派駐了觀察員!

 

《俄羅斯報》:這就是所謂的出賣自己的國家!自那之后,美國人怎么不喜歡親愛的戈爾比 (戈爾巴喬夫) 呢……

 

亞佐夫:沒錯。總共組建了18個裝備“奧卡”的導彈旅,其中賣給民主德國和保加利亞各一個。蘇聯解體后,保加利亞人將“奧卡”導彈交給了美國……

 

對軍隊的詆毀開始于赫魯曉夫。他罵將軍為寄生蟲,削減軍隊,并發動了一場敵視軍隊的運動。當時甚至有一個口號:“每個人都要向奇日少校學習!”當時削減軍隊人數,一名叫奇日的少校退役后到集體農莊養豬場工作。戈爾巴喬夫從赫魯曉夫那里首先學到的便是對軍隊的態度。當我出任國防部部長時,聽到的都是一句話:“你們部隊太龐大。”“要削減……”我當時告訴他:“米哈伊爾·謝爾蓋維奇,讓我們先搞清楚——要削減什么!?軍隊正在建設貝加爾-阿穆爾鐵道干線,建房屋、道路、橋梁,收獲糧食、稻米,所有這些都是為國家經濟服務。”

 

《俄羅斯報》:請問,說實話,從歷史上看,西方到底從我們這里要什么?看看我們的周圍四鄰,格魯吉亞、烏克蘭……真是都因為能源管道嗎?

 

亞佐夫:他們需要的不僅是管道,他們要的是把俄羅斯四分五裂。為的是俄羅斯不再是西方的競爭對手。

 

《俄羅斯報》:可是這要流血啊!

 

亞佐夫:這正是美國和英國的政策:“分而治之!”你看看,他們想讓斯拉夫民族最主要的成員之一、有5000萬人口的烏克蘭,和我們分開,將其奪走。

 

《俄羅斯報》:現在,美國的進攻性正在減弱……

 

亞佐夫:我相信,德米特里·阿納托利耶維奇·梅德韋杰夫作出了一個很正確和足夠大膽的決定。他們不能把我們怎么樣!

 

《俄羅斯報》:可以這樣理解嗎,這是在恢復蘇聯,也許以稍微不同的形式?

 

亞佐夫:我可不這樣認為。如果更早些時候就實行另一種政策的話還可以。但是,戈爾巴喬夫把一切都搞壞了。1991年3月17日,在全民公決中人們投票選擇保留蘇聯,但過了些時候,戈爾巴喬夫在新奧加廖沃召開會議,不僅召集加盟共和國,而且自治共和國的領導人都來了,開始有關組建主權國家聯盟的談判。我和克留奇科夫也被邀請。我當時說:“米哈伊爾·謝爾蓋維奇,你是知道的,如果成立主權國家聯盟,那么統一的軍隊就不復存在了。每個國家都想擁有自己的警察、警衛和軍隊……”

 

《俄羅斯報》:還是發生了。所以不得不參加“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但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是完全沒有準備好的。哎,德米特里·季莫菲耶維奇·亞佐夫,哪有這樣陰謀謀反的呢?……

 

亞佐夫:緊急委員會之所以沒有準備好,就是因為沒有人想發動什么政變。把我們當成傻子,以此找理由解釋蘇聯的解體。而克格勃事先也根本沒有什么計劃。要不為何要在1991年8月19~21日委托帕維爾·格拉喬夫[6]去拘留自由派人士,并讓他與駐扎在熊湖的空降團保持通信聯系?要知道克格勃和內務部都有自己的監獄!當時要是逮捕了搞垮國家上層的那一小撮人,可能情況便會消停下來。

 

《俄羅斯報》:您指的那些人是誰?

 

亞佐夫:在最高蘇維埃有一個所謂的跨地區民主議員團,由尤·阿法納西耶夫[7]、加夫里爾·波波夫等人領導。他們經常為美國人推車拉磨,而戈爾巴喬夫在當總書記之前就出賣了蘇聯。他曾拜會撒切爾首相,前往加拿大與蘇聯駐加大使亞歷山大·雅科夫列夫會面。后者是一個毫不遮掩的反蘇分子。后來戈爾巴喬夫總是單獨地“策反”每個人,但人多時從不談。蘇聯農業部部長瓦·卡·梅夏茨告訴我,戈爾巴喬夫一次召見他,不停地講,在加拿大生活有多好,而我們在社會主義制度里受苦……

 

《俄羅斯報》:德米特里·季莫菲耶維奇,我讀到,您在監獄中也沒有吸煙,是您自己不喜歡抽一口,還是下決心不允許自己抽煙?聽說,為此甚至連監獄看守都尊敬您。

 

亞佐夫:我不喜歡抽煙。我總有自己的愛好和追求。

 

注 釋:

[1]本文譯自2008年9月24日《俄羅斯報》,原文為記者亞·薩爾金對亞佐夫的訪談,原文標題為《亞佐夫:戈爾巴喬夫在當總書記之前就背叛了蘇聯?》, http://versia.ru/articles/2008/sep/24/dmitriy_yazov。

[2]茲維阿德·加姆薩胡爾季阿 (Звиад Гамсахурдиа, 1939年3月31日至1993年12月31日),格魯吉亞第一任總統。1939年生于第比利斯,畢業于國立第比利斯大學西語系。在民族獨立運動中脫穎而出成為國家元首,1991~1992年任格魯吉亞總統。他被公認為極端排外的民族主義者,曾經提出“格魯吉亞只屬于格魯吉亞人”這一激進口號,并堅決鎮壓阿布哈茲的獨立運動。他的獨裁作風導致國內動蕩,在任不到一年,被迫下臺流亡國外,曾經試圖重返政壇未果,最終于1993年12月31日開槍自殺身亡。2007年,其遺體在車臣地區被發現。

[3]阿扎爾是格魯吉亞的一個自治共和國,地處格魯吉亞西南部,緊靠黑海,是格魯吉亞的旅游勝地。首府巴統是黑海重要港口。阿扎爾面積雖只有約3000平方公里,人口不足40萬,但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它不僅是格魯吉亞通往土耳其的主要門戶,也是里海石油進入國際市場的過境之地。阿扎爾與俄羅斯關系密切。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在巴統保留了一個軍事基地。雖然格魯吉亞政府多次要求俄羅斯撤除其基地,但遭到阿巴希澤和俄方的反對。

[4]阿納托利·艾都阿爾德維奇·謝爾久科夫,俄羅斯國防部部長。1962年1月8日生于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阿賓斯基區哈爾莫斯基鎮。1984年畢業于列寧格勒蘇維埃貿易學院,2001年畢業于圣彼得堡國立大學,專業為經濟、法律。1984~1985年在蘇聯軍隊服役;2000~2004年俄羅斯聯邦稅務部圣彼得堡稅務監察局副局長,稅務管理局副局長、局長;2004年俄羅斯聯邦稅務部副部長、代理部長;2004年7月27日被任命為俄羅斯聯邦稅務局局長;2007年2月15日根據俄羅斯總統令被任命為俄羅斯聯邦國防部部長。謝爾久科夫有兩大優勢:其一,進入圣彼得堡大學攻讀法律和經濟學,并于2001年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而普京和梅德韋杰夫這兩任總統也都在該大學就讀過。其二,娶了俄羅斯副總理維克托·祖布科夫的女兒。支持者認為謝爾久科夫的從商和在財稅部門的工作經歷可以用在更好地管理俄羅斯日益增長的軍費開支和發展國防工業上。——譯者注

[5]格魯烏 (ГРУ, Главное Разведыватель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的縮寫,英語縮寫為GRU) 是俄羅斯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的簡稱,是俄情報機構中最機密的一個部門。1918年11月5日,蘇聯紅軍組建了從事間諜偵察與協調軍隊各偵察機構活動的戰地司令部注冊局,后來演變成為俄軍事偵察兵部隊,又稱俄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 (格魯烏)。蘇聯時期,格魯烏總部設在莫斯科阿爾巴特街蘇軍總參大院里,稱為總參謀部第四局,代號44388。后來總部搬到莫斯科老霍登卡區霍洛舍夫斯基路的新樓里。在這幢9層高的樓體外,一扇扇玻璃窗錯落有致,樓房外墻與玻璃窗渾然一體,因此格魯烏人員都將大樓戲稱為“玻璃缸”。1987年,叛逃西方的格魯烏軍官蘇沃洛夫干脆將描寫自己格魯烏經歷的傳記命名為“玻璃缸”。蘇聯解體后,格魯烏總部大樓被俄羅斯繼承,成為俄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所在地。2006年5月31日,俄總統普京頒布總統令將每年11月5日定為“格魯烏”的專屬節日——俄羅斯軍事情報兵日。2006年11月5日軍事情報兵日來臨之際,普京乘坐俄空軍直升機視察了格魯烏新建總部大樓。大樓位于莫斯科霍羅舍沃公路地區,地上建筑9層,地下數層,樓頂有兩個直升機坪,普京乘坐的直升機就在其中一個機坪上著陸。總部大樓防衛森嚴,建有汽車、裝甲運輸車都無法撞破的特殊防護墻與外界隔開。2009年4月24日,俄聯邦總統梅德韋杰夫簽署總統令,任命亞歷山大·瓦西里伊奇·什利亞科特里夫(Александр Васильевич Шляхтуров) 中將為俄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情報總局局長。

[6]帕維爾·謝爾蓋耶維奇·格拉喬夫 (Павел Грачев),俄羅斯國防部部長 (1992~1996年)。1948年生于圖拉州列寧格勒區爾瓦村,1969年畢業于列寧共青團梁贊高級空降指揮員學校。1972年加入蘇聯共產黨,1981年畢業于伏龍芝軍事學院。在阿富汗戰爭時當過傘兵團副團長和團長,獲得過蘇聯英雄稱號,后任空降兵師參謀長和師長,1986年被授予少將,1990年6月總參軍事學院畢業后任蘇聯空降兵第一副司令、司令。1991年被戈爾巴喬夫總統破格提升為國防部第一副部長。在“8·19”事件時,身為蘇軍空降兵司令的格拉喬夫中將觀察風向,拒不執行國防部部長亞佐夫元帥的命令,調轉槍口,倒向葉利欽,成了葉利欽的恩人,1992年被葉利欽任命為俄羅斯國防部部長,取代葉夫根尼·伊萬諾維奇·沙波什尼科夫空軍元帥。他主張軍隊不參與政治,在政治斗爭中保持中立。但在1993年炮打白宮事件中聲名狼藉,受到各方譴責。1996年第一次車臣戰爭失敗后應亞歷山大·伊萬諾維奇·列別德的要求被解職,轉任國防產品進出口公司總經理顧問這一肥缺,2007年葉利欽病逝不到兩天,他就被解除顧問職務。——譯者注

[7]見《阿法納西耶夫:我們欺騙了自己》, 2010年4月6日《獨立報》。


(來源: “紅色文化網” ,轉載自“《親歷蘇聯解體:二十年后的回憶與反思》”) 

 


     【昆侖策網】微信公眾號秉承“聚賢才,集眾智,獻良策”的辦網宗旨,這是一個集思廣益的平臺,一個發現人才的平臺,一個獻智獻策于國家和社會的平臺,一個網絡時代發揚人民民主的平臺。歡迎社會各界踴躍投稿,讓我們一起共同成長。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pdhwhv.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