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事件揭秘 > 閱讀信息
驃騎參領:SARS之謎與新冠之惑
點擊:  作者:驃騎參領    來源:長江風云【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20-02-29 14:54:22

 

【原編者按】


一: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一樣在短短二十年之間遭遇兩次重大傳染病的肆虐,在新冠肺炎無情襲擊中國人民時,回頭思考 17年前的非典疫情,意義非凡,探究sars與新冠肺炎根源,不僅成為科學家們的使命,也成為每一名中國人關心的大事!

 
二;探求兩種病毒之根源,如果只從分子生物學的微觀角度出發,很可能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一種病毒的基因,能在自然界中找到其各部分的存在,就斷定其是自然進化,則是由結果推斷原因,是本末倒置的!病毒的誕生,疾病的傳播,必須從整體論的復雜科學角度去思考,才能勘破全貌!
 
三、目前專業人員只能在某一細微領域掌握技術,對于微觀的迷信與執著,有時候反而不能有科學的突破,而是阻礙!他們不善于去學習其他領域的知識!如因新冠狀病毒中病亡的紅凌、林正斌兩位高級醫學人才,他們素有很高的西醫造詣,哪怕只懂一點的中醫理論,結局可能完全不同!越是高端的科學家,越容易陷入機械唯物論的泥潭,不能自拔!有時候專業人士的判斷還不如非專業人士!甚至非專業人士的見解更為高明!

毛澤東主席在會見華裔諾獎獲得者李政道時講到“所謂宇宙就是空間,是無限的。時間也是無限的。構成宇宙的是微觀世界。我想,微觀世界可能也是無限的。中國在兩千多年以前就有人提出命題:“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有人說這是詭辯,但我不這么看。”當時科學界認為基本粒子不能再分,然而后來科學家發現了基本粒子由夸克和膠子組成!證實了毛澤東的預見,以至于諾獎獲得者,謝爾登·肖格那納提議將構成基本粒子的組成部分命名為“毛粒子”,以悼念毛澤東并致敬其哲學方法!為何中學時代物理不及格的毛澤東對科學的指導思想能影響那些頂尖科學家,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四、我們堅決反對沒有事實根據的陰謀論,然而對凡除微觀科學研究以外基于特定思維范式的各種猜測都扣上陰謀論的帽子,恰恰是反科學的表現,正確的科學態度就是大膽猜測,小心求證,在最終的結果出現之前,所有的猜測都不失為我們找到最終答案的指引,即使是錯誤的猜測,也有可能給我們啟發,所謂反著,道之動也!

 

1.webp (6).jpg

 

十七年前爆發的非典,很多經歷過的人們對此記憶猶新,當時可謂談非色變,雖然疫情早已過去,至今人們心存忌憚!更為疑惑的是,非典在爆發,與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瘟疫爆發截然不同!具體為:

 

一、人類有史以來的瘟疫,都出現過反復流行的跡象,有的危害長達幾千年,為什們非典從爆發至結束只有短短8個月時間,而之后不再復發?

 

二、人類有史以來的幾場大瘟疫都能找到其根源,為什么sars在自然界中找不動其直接的自然宿主和中間宿主?

 

三、為什么華人種群成為非典的易感人群?

 

四、為什么SARS爆發于基因技術膨脹但不成熟的二十一世紀之初?

 

五、軍事專家普遍認為生物基因武器會超越核武器登頂人類的終極殺人武器頭名,其原因何在?

 

回答這些問題,就必要對非典事件進行一些關鍵性的回顧!并在有理有據的基礎上,討論一些關鍵性的細節!

 

當年,中國內地出現非典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全國防治非典工作會議上講到:“人類傳染病史告訴我們,任何重大的傳染病,都不會在一次發作之后就銷聲匿跡”

 

然而非典就真的銷聲匿跡了,之后就沒有再爆發過!到今天已經十七年時間!不僅在人類世界消失,在自然界也沒有發現因SARS感染而死亡的動物!這與其他所有大的傳染病所不同,是極其反常的現象!非典沒有再爆發,但不等于其沒有出現,除了三次實驗室泄露(內地北京與安徽、臺灣、新加坡)以外,2004年的廣州僅有一次5人感染的小爆發,但病癥較輕,很快治愈。然而就是這一次5人的小爆發,成為科學家們探索非典根源的重要依據!

 

軍內傳染病學的泰斗級人物徐德忠提出,從基因序列對比來看,2004廣州的小爆發與sars2003年的大爆發相比,SARS病毒已經年表現出明顯地逆向進化!后5個名病例病癥很輕,病毒的致病性減弱!而后來中國內地實驗室泄露的SARS病毒,導致了10人感染,出現重癥病例,并且1人死亡!經基因對比,實驗室SARS病毒基因關鍵致病基因與非典大爆發時期基因樣本一致!因后者在實驗室儲存,沒有經過宿主傳代,病毒保留其高致病性特點!


1.webp (7).jpg

 

 

1.webp (8).jpg

什么是逆向進化?就是物種脫離其不適應環境的一種返祖現象!病毒本不適應人類,在人類之間傳播一段世紀之后,就會重回病毒正常進化之初的狀態進而離開人類!因此徐德忠大膽推論,SARS在由動物傳播到人類的過程中,并非是完全的自然之行為!可對比其他流行病,如果一個病毒是完全自然進化傳染到人類的,其病毒表現特征就比較穩定,比如埃博拉病毒、MERS、以及H5N1流感病毒!這些病毒無論什么時候爆發,其致病性表現為恒定的特質!因為這是自然長時間進化的結果,即使有特異性的變異和重組,也是概率極小的!而且以上病毒會出現反復流行!因其已經適應了中間宿主,在自然界中容易普遍存在!從基因遺傳學的角度,也可以得出此結論:為何SARS-CoV和宿主受體ACE2結合的S1區重要AA位點之變異、ORF} 29-nt的變異或缺失以及SUD出現終止密碼子等!這句講得太專業,通俗點說就是,病毒基因與受體結合的關鍵點位隨著病毒不斷傳播出現基因缺失!這是逆向進化的微觀證據!

從流行病學發現非典之反常現象,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依據!對SARS的研究,當然也需要其他領域的研究!那就是宿主的追蹤!
 
對于非典溯源追蹤最出名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團隊!最初人們鎖定果子貍為其病毒宿主,但是經調查發現,果子貍攜帶的SARS抗體,僅在廣州市野生動物市場存在,在廣東省及全國其他范圍內捕捉到的果子貍體內均沒有發現sars抗體!科學家們否定了果子貍為其宿主!這一點呢是石正麗與徐德忠都能夠肯定的!后來石正麗團隊把宿主追蹤指向蝙蝠!石正麗團隊在在中華菊頭蝠上發現了SARS樣病毒,!有關的研究成果發表到2013年11的國際頂級雜志nature,稱中華菊頭蝠是SARS的貯存宿主!也就是說,石正麗與其合作團隊認為SARS病毒由SARS樣病毒(SARS-CL-cove)進化而來!并且得到頂級權威雜志的肯定,不得不說是一種重大突破!但是,徐德忠團隊用詳實的例證,否定了這一成果!
 
徐德忠團隊指出,論文未就“中華菊頭蝠為非典病毒的貯存宿主(Chinese horseshoe batsare natural reservoirsof SARS-CoV )”的學術論點進行舉證和討論。但卻在摘要中毫無根據地突然加上此涉及非典病毒(SARS-CoV)起源、具非常重要學術和社會影響力之錯誤論點或結論(學術上應屬于流行病學領域)。學者和公眾不得不發問:為何如此蹊蹺?
 
對此徐德忠給出了否定SARS樣病毒不是SARS病毒親祖的幾個關鍵例證:

第一,至今未見流行病學研究報告證實人類因接觸攜帶SL-CoV而患
SARS。

第二,論文結論不符合流行病學研究的證據。

第三,“中華菊頭蝠為SL-CoV的貯存宿主”這一論點已被國際上許多研究結果所證實,中華菊頭蝠可以長期攜帶SL-CoV,但非SARS-CoV   

第四,兩病毒與受體結合能力及傳播力之間有天壤之別!

更多例證不再此一一列舉,徐德忠團隊將質疑結論分別致信于此文中方與美方第一作者!,但沒有回應!用徐德忠的話來說,這一結論不單是有問題,這根本就是一個謬誤!Natrue為何如此不嚴謹?徐德忠教授將其質疑結論發表在《醫學爭鳴》英文版,具體可查!

石正麗在網上有個演講視頻,簡要敘述了其對SARS病毒溯源的過程!2011年發現馬蹄蝠上具有與SARS病毒高度親近的直系祖先!其團隊通過5年的連續取樣,搜集到了能夠組成SARS冠狀病毒的全部基因!石正麗稱,雖然沒有發現與SARS病毒完全一樣的直接病毒,但是通過生物信息學的分析,最終證明了,蝙蝠就是非典的自然貯存宿主!其研究結論發表在2017年11月份的PLos Pathgens(病毒學)雜志上!
 
對于其實驗證明的過程我們無法質疑,但是其在演講中透漏出幾個關鍵信息,非常值得關注:

一、石正麗追蹤SARS起源的項目,并非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而是與美國科研團隊合作的項目!

二、石正麗團隊既然已經于2011年發現馬蹄蝠上有與SARS親源性更高的病毒,為何還在2013年11月在natrue上發表中華菊頭蝠是SARS貯存宿主的相關論斷呢?在視頻中,石正麗也糾正過來了,菊頭蝠只是其SARS宗親,最終的科研成果不是基于菊頭蝠的研究,而是云南的一個山洞的馬蹄蝠身上!此即證明,其先前論文,研究結果有誤,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大名鼎鼎的Natrue為什么會刊載如此既不嚴謹的論文!而且其中還有美國團隊的作者位列其中!

三、石正麗具有很高的病毒學造詣,法國巴黎蒙彼利埃第二大學病毒學博士專業畢業!然而當嫌疑從果子貍身上排除之后,石正麗團隊一時無從下手,為何最后將病毒溯源工作瞄準蝙蝠,因為尼珀病毒與亨德拉病毒也是源于蝙蝠,然而這一基本常識,病毒學人才匯聚的石正麗團隊并未意識到,據其親口所述,這一方向是在其美國合作團隊同行的點撥下才確定的!美國人只是給了一個方向,并不是確鑿的結論,然而,石正麗團隊就開始了數年矢志不渝的蝙蝠研究工作!跑遍了全國各地的蝙蝠洞!這一事實引發兩個思考,具有病毒學深厚功底的石正麗團隊,對病毒傳播學的常識比較欠缺;第二,美國人的背后指點是巧合,還是早已經心知肚明呢?
 
視頻最后,為了給SARS爆發一個合理解釋,石正麗推斷,為什么云南洞中可能的SARS病毒為什么會爆發于廣州的果子貍市場,原因是一個偶然的機會,SARS病毒從蝙蝠身上傳到果子貍身上,然后經捕捉、販賣到達廣州,后來出現感染,繼而引起爆發!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偶然的因素,得是多么渺茫的概率!不可否認,石正麗在分子基因的研究上很科學,但是從疾病的傳播鏈條上所做的推測,和編造的偵探故事有何區別?
 
如果從傳染病學的角度去思考,石正麗的推測與研究也不成立!按其研究,SARS是自然進化的結果,但是SARS的病毒學表現不符合其自然進化的特征!自然進化病毒表現為一定的穩定性,但是至今沒有在一只蝙蝠身上發現與SARS完全相似的病毒,也沒有發現被SARS感染的病人!說明此病毒在自然界消失的可能性極大!另外,既然攜帶SARS病毒的果子貍是從云南傳過去的,那么第一例最有可能爆發在捕捉野生果子貍的的人身上,其爆發點也不應在廣州!
 
SARS爆發的關鍵環節有兩個,一個是病毒的形成環節,一個是中間宿主的傳播環節!據前推測,其自然產生的概率遠小于其非自然產生的概率!而徐德忠教授,以其五十年的傳染病教育研究經驗,從傳染病學的角度深刻揭示SARS非自然起源的傳播機理,另從基因遺傳學的角度證實了SARS病毒的逆向進化的非自然特性!
 
徐德忠教授的SARS病毒的非自然起源研究,也嘗試發表在自然醫學這一頂級雜志上,但是被編輯部以“過度涉及分子生物學”而婉拒了!而且其承諾的四周的回復時間時間長達三個月!然而其論文被2013年WARFS第八次國際學術會議接受,并以摘要板報形勢做了展示!

1.webp (9).jpg

國際微生物學專家,曾任美國病毒學會主席的凱瑟琳·霍姆斯博在2005年AAAS年會上的講話中提到:“世界上不可能再發生如兩年前那樣的SARS爆發”、“這種在人類中快速傳播的病毒株可能僅僅存在于實驗室”!
 
愛迪生說過,只注重真理的另一面,就會歪曲真理,那將不稱其為真理,而成為虛偽了!什么是科學的態度呢,就是不迷信!不盲從!實事求是!我們應該對人民負責,挖掘事實真相!而不僅僅是為了科研而科研!以發表論文為最高導向,對某些科學解釋不了的,也要以假設來自圓其說其理論!最近科技部下手重來整治論文亂發之怪現象!否定了職稱評級的唯CSI論文導向!唯論文論,其實就是機械唯物主義的表現,這些人把探究真理當做自己的工具,自然也離真理越遠!我們要相信科學,但決不可犯機械唯物主義的錯誤!辯證唯物主義是我們的武器,從歷史來看,這個武器是戰無不勝的!
 
徐德忠教授在著作中,除了找到SARS非自然極起源的大量證據證據以外,還提出了一個與之十分密切相關的人類行為!那就是生物恐怖主義!很多科學家,只知自然界之規律,卻不懂人類社會之規律,這是何等的悲哀!恩格斯是說過,任何技術一旦被發明出來,必定首先運用于戰爭!這是人類社會亙古不變的道理!如此以來,試問,我們需不需要防范生物基因戰爭呢? 

剛進入二十一世紀,美國就發生了生物恐怖襲擊事件!從2001年9月18日開始有人把含有炭疽桿菌的信件寄給數個新聞媒體辦公室以及兩名民主黨參議員。事件導致五人死亡,17人被感染。直到2008年最主要的嫌疑才被公布。CIA最后把嫌犯鎖定曾在在馬里蘭州政府生物防御實驗室工作過的布魯斯·埃文斯身上。他得知將被逮便服毒自殺。據細節紕漏,埃文斯利用炭疽粉末造成的高密度氣溶膠來進行攻擊的!令公眾疑惑的是,這一只有在生物實驗室才能獲得的炭疽粉末,此人是如何弄到手的!而2010年才公布其長達3200頁的調查總結,最后只公布了其中的92頁!難道涉及到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見,生物恐怖主義已經成為我們面臨的現實威脅!2002年4月,美國空軍戰爭學院上校邁克爾·安尼斯克主筆了一份防衛文件:“下一代生物武器:基因工程應用與生物戰和生物基因武器”!該文于2012年解密,光看其題目就很驚悚了!我們目前沒有直接證據來說明美國在實驗生物基因武器!然而,我們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美國的國防思維!美國為什么搞反導系統?不是因為美國沒有導彈,而是只許美國打你,不許你打到美國!美國追求的是絕對優勢!

1.webp (10).jpg

安尼斯克在文中詳細列舉了六種生物威脅:二元生物武器、設計特定基因、作為基因治療的武器、隱形病毒或特殊DNA片段、跨宿主疾病以及精心設計的病毒!這六種生物威脅滿足了我們所有對生物武器的想象!如此系統性的研究,早在2002年就成型了,真是讓人細思極恐!
 
根據安尼斯克的研究發現,一些生物學家能夠模擬“流感的自然進化”,在流感病毒中植入關鍵致病基因,并不改變此病毒的傳染病學特性,使得流感病毒變得更為強大,致使醫生和善良之學者,誤以為這是自然變異!其更是預言,在不遠的將來,科學家可以直接通過各片段組合,如同生產線制造商品一樣,從零開始組裝一種基因病毒!想一想這是多么可怕啊!
   
生物武器以其極為特殊的攻擊手段和極大的殺傷力,成為軍事專家所公認的終極殺人武器!一國為達到特定的政治目的,在精心準備和策劃后,無需宣戰,在和平時代就能夠不動聲色地對另一國實施襲擊,悲哀的是,對方國家已經癱瘓,卻不知道原因何在,更痛苦的是,明知道是敵國所為,卻拿不出證據!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殺人不見血,也不夠描述其惡毒!
 
據搞基因工程學的人稱,改造病毒分子基因,這并不是什么難的技術!一般的專業研究生就能掌握!但是制造一種病毒,并非這么簡單,需要經過特定的環境進行試驗!并且,還要極其重視掩蓋自己的非自然特性!但是,如果一個財力雄厚的國家集中設立機構進行相關性的研究是完全可能的!有些發達國家已經建立擁有高度安全防護措施的P4實驗室,美國已經公開的就有8個,占到全世界的一半以上,這還是已經公開的,沒有公開的實驗室數量,誰也不得而知!最新消息,美國在格魯吉亞的生物實驗室被俄羅斯曝光!干這些事情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第一要求十分隱秘,美國為什么選擇在其它國家呢,中國有句話叫做掩人耳目!

SARS病毒雖然在自然界中勉強找到了其生成機理!但是其非自然起源學說更有說服力!令人遺憾的是,其非自然起源是世界眾多科學家緘默不談的!而其非自然起源的論文,為國際頂級期刊所不容,而且其拒稿原因也未能指出學術上的明顯謬誤!

筆者并非錨定某一國為制造陰謀者!只是覺得有義務普及一些常識!一是目前的生物基因技術已經進入全面應用階段!二是某發達國家的生物武器研究成為不爭的事實!三國際格局的激烈調整及、斗爭現實,使得生物基因武器有了運用的特定形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然而不幸的是,多災多難的中華民族,再一次遭遇了如非典般的的瘟疫!只是這次疫情對國家造成的破壞,比非典來得更為猛烈!截止今天,短短兩個月多一點時間,新冠裝病毒已經造成全國近76000人感染,10000余重癥病例,病亡2000人!

新型冠狀病毒的致病性略遜于非典,可是其傳染性遠遠強于非典,而且癥狀不好判別,必須經過基因檢測才能識別!其潛伏期很長,而且潛伏期也能傳染!更有甚至,接觸過患者的人,即使自己不患病,也有可能將導致與其他接觸的人患病!

疫情一爆發,病毒溯源工作就展開了!起初病人多源于華南海鮮市場!一開始,科學家們就將病毒溯源瞄準為華南海鮮市場!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2月15日舉行發布會:新冠病毒溯源由中國疾控中心等聯合開展,中疾控病毒所檢測了585份取自華南海鮮市場及武漢多家生鮮市場的樣本,有33份新冠病毒陽性,其中31份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經營野生動物的西區,提示此次疫情可能與野生動物交易有關。

在此之前的2月7日,華南農業大學團隊與管軼團隊開發布會,稱穿山甲是其潛在的宿主!華大的研究顯示,新冠病毒的與穿山甲分離病毒的E、M、N 、S對比中顯示出極高的氨基酸同一性!而管軼團隊表示,兩者基因病毒基因組的相似率在85.5%—92.4%。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華大團隊還得出,新冠病毒與穿山甲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域的氨基酸序列相似性高達97.4%。其中與細胞結合受體組合最關鍵的5個氨基酸序列組合上,兩者結果一致。穿山甲的病毒的抗體能與新冠病毒結合!研究人員認為,現有基因組的比較表明,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穿山甲冠狀病毒與Bat-CoV-RaTG13蝙蝠樣冠狀病毒的重組。

1.webp (11).jpg

不過,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副所長陳金平博士等人2月21日在bioRxiv上發表的論文表示。盡管很明顯新冠病毒起源于蝙蝠冠狀病毒,但很可能另一個中間宿主也可能參與了新冠病毒的出現。而根據《知識分子》報道,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副研究員李懿澤認為,新冠病毒不可能是從穿山甲直接到人的。因為新冠病毒進入細胞的關鍵——S蛋白中的S1(負責與受體結合)和S2(負責膜融合)之間存在一個PRRA的短序列,因此新冠病毒獲得了一個Furin酶(弗林蛋白酶)切位點,此酶與非常近的SARS冠狀病毒和所有已知的類SARS冠狀病毒,以及穿山甲冠狀病毒上沒有發現的特征。

兩則消息對比即可,將穿山甲假設為新冠病毒的潛在宿主,雖然兩者基因具有相似性,卻略顯粗糙,顯然李懿博士的研究更為細致!華大與冠軼團隊很可能犯了當初石正麗團隊誤把攜帶SARS樣病毒的中華菊頭蝠當成SARS病毒貯存宿主的錯誤!

科學家為什么急于在動物身上找答案,因為剛開始人們都確信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

1月27日,科技日報報道,《科學》(Science)在線發表題為《武漢海鮮市場可能不是新病毒在全球傳播的源頭》文章稱,中國作者在《柳葉刀》上發文的41個病例中,只有27例曾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暴露史,而12月8日第一位確證的患者卻沒有與華南海鮮市場的交集!通過基因序列的進化樹分析,《科學》文章的作者認為病毒進化為現在的樣子,大約發生于10月1日!

2月20日,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官網發布重要消息,通過解析收集到的12個國家的93個新冠狀病毒全基因組數據發現: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冠病毒是從其它地方傳入的!研究進一步發現,93個基因中有58個單倍型,與華南市場有關聯的單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型,而一份武漢樣品的單倍型H3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研究人員將58種單倍體細分為五組,一次鑒別出,廣東的病毒有三個來源,重慶和臺灣的病毒有兩個來源,澳、法、日、美最少有兩個來源,而美國竟然有5個來源!特別注意的是分組中的mv2這個超級傳播者單倍體同時是澳、法、美、中國臺灣患者的傳染源!

結合之前Science文章結論,已經可以判定,華南海鮮市場已被排除在病毒溯源地之外,而美國的患病基因庫如何有這么多的來源?mv2這個超級單倍體的研究已經顯示,這四國的病毒來源幾乎不可能是武漢!可能是還有些信息不便披露,研究的分析到此沒有繼續深入!

在新冠病毒的研究中,出現了很多詭異的事件!首先是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湯姆·科頓竟妄稱病毒可能來自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此言一出遭到中國人的口誅筆伐,指責其泯滅人性,罔顧事實!還有不少國人指責病毒來源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泄露!為何武漢病毒研究所面臨這么多指控?2015年。石正麗在的自然醫學上發表了一篇論文,稱其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具有致病性!病毒是如何制造出來的呢?就是用限制性內切酶提取馬蹄蝠SARS樣病毒SHC014的spike序列質粒,連接到小鼠適應性感染性克隆病毒上!

1.webp (12).jpg

這篇論文被網友扒出來,印證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即病毒真的可以在實驗室里面制造出來!雖然石正麗的出發點是好的,可惜的是,她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就是她的研究向世界表明中國能在自己的實驗室合成病毒!這個問題可不僅僅是科研的問題,一些不友好的政客可以拿這個大做文章,造成國家戰略上的被動!果不其然,這次就應驗了,鋪天而來的質疑,逼得石正麗對天發誓否認病毒為人為制造!這件事足以引起反思,不少學家們,只知道科學沒有國界,卻忘了科學家有祖國!政治意識欠缺,跟外國人合作時沒有一點防范意識,有時別人挖了一個坑,還使勁往里跳!

病毒來源于中國的實驗室,其實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是不會相信的,然而,目前在這個問題上,除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目前國內的科學家對病毒的來源還沒有做什么定論,而很多西方科學家這個時候站出來了!2月18日,27位來自全球的科學家在《柳葉刀》官網發表了名為“支持中國抗擊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中的科研、公共衛生、醫務工作者的聲明,聲明中提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科研工作者已經對引發該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組進行了分析并公開發表了結果,這些結果壓倒性地證明了該冠狀病毒和其它很多新發病原一樣來源于野生動物。該科學結論也得到了來自美國國家科學、工程、醫學院院長及其所代表的科學界人士的支持。”
 
我們應該相信科學,但是這個對于病毒的研究還沒有停止,普通老百姓對于是不是陰謀論不敢興趣,只想弄清楚最后的真相!

日前,由6位科學家組成的國際聯合團隊在virological.org網站發表了一篇新冠病毒起源相關文章,文章被業內人士稱為最專業的反駁,堪稱“最強技術分析”。作者之一的Lipkin,被著名科普雜志譽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獵手”!他們就新冠病毒基因組中的兩個疑似認為干預的特征進行了功能性和結構性的比較分析,證明病毒來源于自然產生!文章列舉了很多病毒起源于自然的證據!但是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文章指出,酶切位點通常是人工基因重組技術留下痕跡之處,這個可疑的酶切位點和連續的12個核苷酸的序列會使得新冠病毒在S蛋白上形成一個O-linked的聚糖結構!類似結構可以提高病毒的致病性!新冠病毒與任何已知的冠裝病毒在核苷酸序列上有不少細節上的變化,說明這個病毒并不是由一個已經的模板改造而生成的病毒。再退一步,即使的確存在一個不為科學界所知的病毒,然而這個O-linked的聚糖結構是不可能通過體外細胞培養方式獲得的,因為這種突變通常需要肌體的免疫系統的參與才能產生!

1.webp (13).jpg
 
科學的研究沒有盡頭,但正是越來越深入的研究,會將謎底逐漸揭開!文中提到的病毒O-linked聚糖結構,不可能通過體外細胞培養方式獲得,這是重大發現,這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病毒由某一個瘋狂的科學家制造的陰謀論!然而,這種某一科學家不能完成的任務,可以被一個團隊,一個專業機構完成!徐德忠教授介紹了一種“生態型基因病毒武器”,病毒構建之后,并不單單只在實驗室培養,而是將其施放與貯存宿主后繼續試驗,以繁衍出其適應于宿主的病毒特性,這些病毒因宿主的免疫反應而產生一些變異,這種情況下,就可能出現了生成S蛋白O-linked鏈的聚糖結構!這種病毒釋放之后,會表現出自然的進化的特性,以蒙騙科學家!安尼克斯上校介紹的“模仿流感的自然進化”也是這個思路!

一個瘋狂的科學家制造出的病毒可能不成熟,有很多漏洞!但是某些國家的生物戰機構他們制造的病毒就不一樣了,為了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將病毒偽裝得天衣無縫!

在Lipkin等科學家研究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之后,也有科學家通過反向遺傳重組出新冠病毒! 

據新京報報道: 2月21日,來自瑞士伯爾尼的病毒學和免疫學研究所、伯爾尼大學,以及德國、俄羅斯的科研機構的科學家們發文稱:

他們將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分割成12個亞基因組片段,大小在0.5-3.4kbp(千堿基對)之間,同時,他們還希望能制作一種表達GFP(綠色熒光蛋白)的新冠病毒,能夠在細胞培養中檢測,并促進血清學診斷的建立。他們在收到組成DNA片段后僅一周的時間內,就對最近流行的新冠病毒進行克隆和復活。

有些科學家出于善意,用病毒的自然起源這一結論排除了中國制造陰謀的可能,但是從另一角度來看,它正好掩蓋某些國家制造陰謀的可能!

從分子生物學的微觀角度來看,病毒的起源一點一點被揭開,現在還是處于研究的初步階段,妄下任何結論恐怕都站不住腳!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正義的引導下,到最后一定會有一個大部分人都信服的結論!如果上升到傳染病學的中觀角度來看,病毒則更顯現出詭異!

目前,病毒在中國的蔓延勢頭得到了遏制,然而在日本、韓國、伊朗、意大利甚至美國都出現蔓延勢頭,而且一些伊朗、意大利的感染者根本沒有來華經歷,與武漢也沒有任何交集!這些人是如何感染上的呢!據報道,美國因流感病毒導致的14000死亡病例中,有一些并非流感所致!存在新冠肺炎被當成是流感誤癥的可能!一位名為Pall Cattrell的博士在網絡爆料稱,據CDC(疾控中心)內部線人消息,美國目前感染新冠肺炎人數已經超過1000人,數量比公開的多幾十倍!視頻目前沒有得到證實,美國CDC已經表示很有可能美國會出現大規模的社區感染。如此,美國也會采取學校停課商鋪關門等措施!

美國是第一個在中國爆發疫情后與中國隔絕的國家,美國已經公布的病例,都是與武漢有接觸導致的感染,如若在此之外真的有大規模的感染,就足以證明,病毒的發源地就不可能是中國一個!

據最新中國與世衛組織的發布會稱,中國湖北省以外的感染多為聚集性感染,可見其感染能力減弱,其密切接觸感染幾率降低了,在湖北以外的病例普遍都是輕癥病例!即使排除醫療條件這個客觀因素,因為外省送醫時間更早!湖北以外的病毒有偏向弱化的趨勢!從中觀角度來看,病毒已經呈現出逆行進化的趨勢!徐德忠教授指出,逆向進化是判斷病毒是否自然起源的“金標準”!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表示,疫情過后病毒很有可能再次爆發,迅速登上了熱搜榜第一名,引起了不少民眾的擔憂!然而就在昨日,終南山接受記者采訪表示,若控制得好,新冠再次爆發的可能性很小!

這兩人都是科學界的大牛人,為何結論不一!如果病毒是自然產生的,那么以當前國內新冠科研成果井噴的態勢,早就有關于某動物體內發現新冠病毒的科研論文了!目前沒有確鑿證據從流行病學的角度證明病毒的自然產生,而鐘南山的觀點,也是病毒逆向進化的有力支撐!因為其在自然界中,目前難以找到新冠病毒的存在的有力例證!排除了再次規模性爆發的可能性!

近些年來中國大型疾病的流行,為什么都是沒有找到直接的自然起源證據,為何都是在大城市首先爆發,非典爆發于廣州,2013年的H7N9爆發于上海,新冠病毒爆發于武漢!這真是如某科學家所言自然界對人類的懲罰嗎?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中國人民抗擊新冠病毒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和付出的巨大犧牲,必將寫在人類的歷史上,我們一定要把這個病毒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來源:昆侖策網,原載“長江風云 ”微信公號【作者授權】) 

 


     【昆侖策網】微信公眾號秉承“聚賢才,集眾智,獻良策”的辦網宗旨,這是一個集思廣益的平臺,一個發現人才的平臺,一個獻智獻策于國家和社會的平臺,一個網絡時代發揚人民民主的平臺。歡迎社會各界踴躍投稿,讓我們一起共同成長。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pdhwhv.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