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陳先義:誰是我們的敵人?
點擊:  作者:陳先義    來源:新軍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0-02-29 12:16:34

 

       這次巨大的疫情災難,給我們這個民族坐下來思考的機會,思考醫改的有、思考干部作風的有、思考飲食習慣的有、思考保護野生動物的有,等等,一個民族在反思,無論怎么講,這是一個國家向前和進步的標志,如果這樣,我們算沒有白白承受這場巨大災難的苦痛。

然而,我認為,所有思考,必須放在第一位思考的是,讓我們十四億人民終于有機會看清了:誰是我們的敵人。

看了這個標題,有人或許猛地一愣,怎么?這老同志又回到階級斗爭思維了?怎么又提敵人了?是的,我們這個時代,正為實現偉大的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我們確實需要廣交八方朋友,需要建立全世界最廣泛的統一戰線,這是大戰略,中央的態度非常明確。

但是如果對我們的敵人和對手不清晰,甚至敵我不分,認敵為友,那么我們的計劃可能遇到阻力,甚至很難完成。這些年我們就有這樣一些教訓。目前,恰恰遇到了類似這樣的問題,趁我們遇到大災大難,我們的敵人在這樣一個巨大的災害面前粉墨登場,一個個出來表演了。所以,這次給中國人民一個認識敵人的天然良機。

說到敵人,有人立即會說到,你這是階級斗爭思維。首先聲明,今天我們不是長篇大論談理論問題的,這個問題關乎世界性話題,非千字文能夠解決。但是為了下邊的問題好敘述。關于階級斗爭觀點我必須毫不隱晦地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我是完全擁護和堅信馬克思主義關于階級斗爭的學說的。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開宗名義的一句話就是: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他和恩格斯從階級斗爭觀念出發,用畢生精力對資本進行充分研究論證以后,認為生產社會化與生產資料私人占有的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是永遠不可調和的。而作為對立的無產階級這個革命階級,這個大工業本身的產物,是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他與完全占有生產資料的資產階級之間的兩個階級的斗爭,是始終存在的且同樣是不可調和的,并由此得出兩個不可避免的偉大結論,即無產階級的勝利和資產階級的滅亡同樣都是不可避免的。

毛澤東同志是這個理論的堅決繼承者,他旗幟鮮明的表明自己的階級斗爭觀念:階級斗爭,一個階級勝利了,一個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拿這個觀點解釋歷史的叫做歷史的唯物主義,站在這個觀點的反面的叫做歷史唯心主義。我認為,毛澤東這個最偉大的學說,不僅今天,將來永遠都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和偉大真理。至于為綱與此兩碼事,不予討論。有人一提這個問題,帶有嘲諷和不屑。我說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處于低潮的當下,是我們自己的理論出了問題,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那是亙古不變的偉大真理。隨著歷史螺旋發展,我們必將回到毛澤東思想關于階級斗爭學說的本來軌道,這是歷史的必然。現在已經并正在逐步證明。

我們的偉大的黨在這個根本問題上是保持了理論清醒的。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階級斗爭問題做了非常明確的闡述,認為在剝削階級作為階級消滅以后,疾風暴雨似的階級斗爭已經結束,階級斗爭已經不是主要矛盾。由于國內的因素和國際的影響,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在某種條件下還有可能激化,既要反對階級斗爭擴大化的觀點,又要反對認為階級斗爭已經熄滅的觀點。對敵視社會主義的分子在政治上、經濟上、思想文化上、社會生活上進行的各種破壞活動,必須保持高度警惕和進行有效的斗爭。在這里,開篇就提出疾風暴雨似的階級斗爭已經結束,但階級斗爭依然存在,有時還相當激烈。什么是疾風暴雨?那就是兩個階級的戰場拼殺。戰爭已經過去,這樣的斗爭遍不存在。

遺憾的是,這些年,我們相當一批同志只記住了這前半句,對階級斗爭依然存在這樣的關鍵表述,不僅早已忘卻,甚至連表述都被認為是不可以的。《決議》關于階級斗爭的觀點,已經把相同內容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敘述以上歷史,意在說明因為疾風暴雨似的階級斗爭不存在了,但是《決議》和《憲法》說的階級斗爭在一定范圍內依然存在,在一定時期還表現的非常激烈。斗爭存在,敵人就存在。那么就言歸本文主題:誰是我們的敵人?什么是在一定時期還是激烈的,什么時候,當下就是。

誰是我們的敵人?這個問題,如果說你過去還不是十分清晰地話,那么今天通過我們建國以來、甚至數百年來沒有過的抗疫作戰,可能每一個中國人都已經十分清晰。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大體認知都差不多。有人說,就當下來說,新冠肺炎是我們也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這是當然的,不用討論,我說的不是自然科學范圍,是意識形態的領域。

作為為實現中國夢的偉大國家,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們的朋友遍天下,這是全國人民都看得見的。但是我們的敵人也十分清晰,那就是在這次抗疫大戰中,已經分的十分清晰。那就是一切企圖亡我滅我、在世界布局瓦解分裂我們的敵對勢力,就是我們的敵人。我們很多人已經不愿說敵人這樣兩個字了。但是敵人并沒有因為你愿意不愿意,就放棄了瓦解你分裂你的企圖和野心。這是中國人民已經非常清晰的。運用貿易戰的拙劣流氓手段,企圖一招致死中國,沒有成功,便又運用中國大災難的時機企圖整垮中國,這已經有大量的具體行動了。這一次次行動,實實在在的教育了中國人民。還是毛主席的那句話,敵人還賊心不死。他們制造恐懼,騷擾南海,率先撤僑,公布涉藏法案,利用新疆問題挑動事端,利用香港制造騷亂,拉攏多個國家叫停與中國貿易,拉攏各種非政府組織全面圍堵中國,動作可以說一個接一個,認為通過這次大劫難,中國便可以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這一次,在全世界面前,是敵人和朋友,人們分的清清楚楚。任何美麗的謊言和外國月亮圓的動聽故事,只能是對中國老百姓的欺騙。美國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讓中國和世界人民迅速覺醒,徹底認清了他們虛偽、訛詐、掠奪與侵略的本質。而且讓整個世界看到了他手段極其卑鄙和下流。

第二種敵人,是在中國國內,是帝國主義在國內的代理人。當我們國內疫情一經發生,港獨和臺獨的精英分子們,立即處于萬分激動之中,在帝國主義勢力的支持下,他們迅速配合,立即打了一系列針對大陸的組合拳,比如在香港人民最需要醫生和醫護力量的時候,這一伙敵對勢力竟然發動香港七千人的醫護大罷工;作為臺灣,在臺獨勢力的策動下,限制不許運往大陸的一切防護用品,臺獨勢力又是演習,又是策動鬧事。如此不算,香港還迅速成立了針對大陸的文宣組,把大陸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的人,劃分為十幾個組別,而后根據不同人群,實施宣傳戰略,對大陸和平演變,總目標就是謠翻中國,故名思意,就是運用造謠的手段搞垮中國。這種行動,已經對中國的抗災造成了極大破壞。這股港獨勢力臺獨勢力,無論什么角度說,都是我們的敵人。因為他們公開的口號就是寧做x國的狗,不為中國的民這些人,無疑是我們不可小視的敵對力量。

第三種敵人,也是在中國國內,帝國主義長期豢養的一些被老百姓罵為漢奸的所謂第五縱隊這部分人是我們最為危險的敵人。按照毛澤東主席說的,這些年,他們已經混入政府里、機關里,有的還掌握了一定的權力,卻極力替帝國主義張目,做著帝國主義和平演變中國的美夢。利用各種機會制造事端,煽動騷亂,完全是替帝國主義服務。更加令人民無法接受的是,他們有的不惜出賣國家核心情報,當了忠實的漢奸,這樣的事件已經屢見不鮮。這些人完全墮落為國外敵對勢力的走狗。這部分人或者利用他們經濟學家、教授、名人的身份,或者領著國外老板的酬薪,干著國際敵對勢力和平演變中國的里應外合的勾當。這是我們面對的最為危險的敵人。

第四,就是大批的已經站在人民對立面的蛻化變質者,他們是毛澤東當年最為擔心的由蛻化變質的李自成最后成了人民的敵人的那些人。比如,像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令計劃等等這些年利用權力大量侵吞國家資產,不惜出賣人格、國格的貪腐大蠹,他們已經完全墮落為人民的敵人,給國家給黨的事業造成了巨大的損失。這些人,已經成了毛主席說過的:他們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但在金錢美女、權力面前,卻不僅成了資產階級的俘虜,而且成了欺詐壓迫人民的十惡不赦的敵人。這些人無疑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是新冠病毒一樣必須清除的罪惡之源。正如一些政治家斷言的,目前任何強大的敵人都不可能輕易征服中國,但這些來自內部的已經站在人民對立面的人,可能就是演變中國的別動隊。

第五,此外還有一點,歷史上剝削階級和地主資本家的殘余。說這話有些朋友不以為然,作為曾經壓在中國人民的頭上的大山,不是早就被推翻了嗎?何談這個話題。不對,帝國主義時時刻刻就在利用這樣一種勢力作為他們演變中國的土壤。作為意識形態領域,這部分人和他們的代理人還在,他們時時刻刻夢想奪回他們失去的利益。他們利用各種機會發表在中國用私有制完全取代公有制言論,發表軍隊國家化,政府實行三權分立的言論,這些人有的根本不是無知,完全為了讓國家改變顏色。

一場大災難,各種政治勢力利用種種形式都出來表演一番。利用政府工作的某些缺陷和存在問題,隨時可能煽動群體事件,有些人面對敵對勢力對我們的圖謀,不是與全國軍民同心同德共同戰斗而是站在旁觀者立場,冷言冷語,利用我們國家言論管理的相對寬松環境,發表與人民抗災極不合拍的言論。但是自由有邊界,輿論有底線,如果干出令親者痛仇者快的事,那就影響了整個抗疫大局。抗災的勝負,不僅是國家大事,也關乎當下中國每一個老百姓。中國每一個國民,都不能置身其外,勝敗大局,關乎每一個中國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中國能否戰勝大災難,繼續完成發展中國經濟的偉大使命,每一個中國人都肩負著一份責任。

每一個中國同胞,在認清敵人的當下,不僅要有充分的信心和決心戰勝疫情,也要有充分的決心和意志,戰勝我們面前的所有希望我們失敗的敵人。所有還處于糊涂和模糊中的朋友,都應該想到我們在和國內外的一切敵人作戰。勝敗將影響我們一個國家的發展走向。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大災在考驗著我們一個民族的凝聚力,也考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真正的國家觀念和國家情懷。

陳先義先生是著名文學評論家,《解放軍報》文化部原主任,高級編輯。現從事重大題材文藝研究。其作品多次榮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全軍文學創作一等獎,獲全軍具有突出貢獻拔尖人才一等獎。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