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專訪亞佐夫:我不明白改革的含義
點擊:  作者:記者    來源:思想火炬  發布時間:2020-03-01 10:53:21

 

       編者按:蘇聯元帥、曾任蘇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蘇聯國防部部長的德米特里·季莫費耶維奇·亞佐夫于2020225日因長期患病在莫斯科病逝。他生前是最后一位活著的蘇聯元帥。本文是俄羅斯退役陸軍上校巴蘭尼茨于2019118日對蘇聯元帥亞佐夫的專訪的一部分。亞佐夫同志生前有要求,專訪中關于葉利欽、普京和謝爾久科夫的內容必須在其逝世后才能發布。謹以此文緬懷亞佐夫同志!

 

巴蘭尼茨上校與亞佐夫元帥

問:德米特里·季莫費耶維奇,很多人在一年前就在向您表示95歲的生日祝賀,這個謠傳是從哪里來的呢?

答:戰爭爆發時,我還不到17歲。我沖到兵役委員會去,要求參軍。但是他們因為我的年齡而沒有接受我。于是,我就虛報了一歲。然后就去填寫文件,走流程去了。

問:(那在這之后,)兵役委員會又為你們做了什么事么?

答:我們被帶到新西伯利亞,在那里我們被教授了兩個月的軍事技能,而在如果(和平時期)在學校需要被教三年。在學習完成后,我們被帶到莫斯科,并被授予了中尉軍銜。

問:你去了哪只部隊?

答:去了沃爾霍夫方面軍。雖然我已經是軍官,但卻是一個男孩!而當時許多士兵的年齡是在4550歲之間。你能想象得到嗎?他們可以輕松地對我說:兒子,過來。他們作為(和我的父親)一樣的年齡這么做是合適的……

問:你的第一場戰斗是在哪里參加的?

答:在波戈斯特車站[1]。但是,第三天我就受傷了。德軍的炮彈掉進了泥坑里,我被爆炸產生的氣浪炸飛了……當我從醫院返回團里時,參謀長說:哦,亞佐夫!很高興你回來了!那個姓索洛維約夫的科斯佳犧牲了!我們和索洛維約夫中尉是同一級的畢業生。(參謀長接著說)去接管索洛維約夫的連隊。然后我就去了,接管了連隊。并(帶領他們)投入了戰斗.

問:當時,一個連有幾個人?

答:13

問:那編制是多少人?

答:100人。但是每天德國人都會展開強烈進攻。有時每天甚至傷亡達到三分之一。而且(,不止我的連隊是這樣的),整個方面軍的防線都是由這樣的薄弱連隊進行著防守。(在第一次受傷不久,)我就第二次負傷了。

問:(有傳言,)在(前線的)方面軍,一個人會很快學會(亂)發誓,吸煙,喝伏特加酒等。

答:我不習慣抽煙和喝酒。(我認為,)就像在集體農莊工作時,當牛羊不聽話的時候的說臟話罵娘是很好的,但是對人卻不能這樣(罵娘)。

問:你們在戰壕中是怎樣評價朱可夫元帥的呢?

答:通常我們說——沒有朱可夫就沒有勝利,朱可夫和勝利同在。

問:現在有些人說,朱可夫是屠夫,他用士兵的尸體鋪平了去向柏林的道路。

答:知道,知道……當那些沒有聞過火藥味,沒有被氣浪炸飛的跳蚤一樣的專家開始侃侃而談朱可夫的時候,我會很生氣。還有一件事,從來就沒有什么沒有損失的戰爭?戰爭不是莫斯科大劇院的芭蕾表揚……當然,有時候藝術家也會因為演出受傷……但是,如果朱可夫與希特勒是只憑借人海戰術這樣的平庸的戰略戰術的戰斗,為什么最后是朱可夫站在了國會大廈下而不是希特勒在克里姆林宮?

 

問:他們也還說,士兵在進攻時高呼為了斯大林是不真實的,即使是真實的也是被洗腦的結果。

答:我本人(當年在進攻時)就是這樣說的。沒有什么(其他的)閑話?是的,斯大林當然有時會犯錯誤。有(對干部的)鎮壓。但是(如果撤換斯大林,那么就)至少要任命一位具有相同能力的理想領導者。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斯大林。

問:您或許也聽到過這樣的傳言,盡管我們贏得了勝利,但不是因為斯大林,而與之相反的是……

答:這真是愚蠢的話。(無論如何,)是我們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戰勝了希特勒!

問:(好吧,另外,)戈爾巴喬夫為何決定任命您為國防部長?

答:在這件事上只能瞎猜,當時的所有的元帥都習慣于已經形成的固定的工作習慣,(而這樣的工作習慣對)如何讓軍隊向好發展或向壞發展(沒有任何影響)。

問:循規蹈矩么[2]

答:對,這就是我想說的。而我是一個新人。之前我是遠東軍區的司令。當戈爾巴喬夫到哈巴羅夫斯克視察時,他喜歡我的報告。晚上,他邀請我去劇院,當時(我們觀看)了一場馬利諾夫卡的婚禮

問:賴莎·馬克西莫夫娜[3]去了么?

答:去了,當時她坐在我的妻子旁邊。后來有人寫信說我之所以被任命為部長,是因為我讀了賴莎·馬克西莫夫娜的詩。沒讀。這是說謊。

問:有傳言說您后來與戈爾巴喬夫在政治上有嚴重對峙,因為您不同意我們從歐洲撤軍,以及削減軍備的速度。

答:我幾乎不同意謝瓦爾德納澤[4]所推廣的一切。他準備將一切都交給美國人或銷毀。我們把宏偉的奧卡導彈[5]放在刀下。我對此堅決反對。

問:(當時)您是否感覺自己和戈爾巴喬夫的圈子格格不入?

答:我不明白戈爾巴喬夫對改革的定義到底是什么。有人對此有過很好的評論——“飛機從機場起飛了,但他們卻沒有給它降落的地方。

問:是什么讓你參加了1991年的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的活動?

答:防止國家的崩潰,就正如我(當年)在方面軍時做的那樣。當時的主要情況就是一場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之間的(從中央和加盟共和國兩頭出發的瓦解聯盟的)比賽。當時有必要(做些什么來)拯救這個國家,否則他們就會兩個進程的結合的地方會師。到19918月時,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支付軍隊的經費了。我看不到任何戈爾巴喬夫為解決此事而做出的任何希望,因此就不能很殷勤的對戈爾巴喬夫百依百順,隨叫隨到。但是軍隊不理解我。

問:為什么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沒有將陰謀進行到底?

答:沒有什么陰謀,如果有陰謀,那為什么我們要去福羅斯見戈爾巴喬夫,同時還要求他簽署緊急狀態的法令?

問:如果回到19918月,您的行為會有所不同么?

答:不會有任何不同!但是(我)當時本可以采取果斷的多的行動。

問:您的生活中有沒有事后你會感到后悔和羞恥的事情?

答:是的,有的,那時在方面軍的時候。當時,我們從包圍圈中順利突圍了,在后方修正時,我看到了一群剛突圍出來的展示,他們的臉頰比頭盔寬。于是我邪惡的大喊:這些可笑的面孔是從哪里來的?!他們其中一個是老兵,搖搖擺擺的走到了我這位年輕軍官面前,對我說:兒子,我們沒有增肥,而是因饑餓而浮腫了。我們被包圍了一個半星期,沒有在嘴里放任何餅干。我當時立刻就向他們道了歉,但我直到今天仍然很慚愧。

 

1989年亞佐夫大將(1990年獲蘇聯元帥軍銜)在最高蘇維埃會議發言(后排左起: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盧基揚諾夫、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

 [1] 譯者注:位于列寧格勒州

[2] 直譯為:眼睛模糊么?

[3] 譯者注:戈爾巴喬夫夫人

[4] 譯者注:時任蘇聯外交部部長、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后而格魯吉亞第二任總統,后被玫瑰花革命推翻下臺。

[5] 譯者注:蘇聯短程彈道彈道,是俄羅斯伊斯坎德爾道導彈的前身,后因《中導條約》限制,導彈和導彈圖紙都被銷毀。當時蘇聯國防部與蘇聯外交部有嚴重分歧。

(來源:論據與事實;采訪者巴蘭尼茨上校曾任蘇軍總參謀部信息和分析部門的負責人和蘇聯國防部部長新聞秘書,曾榮獲三級在蘇聯武裝力量中為祖國服務勛章,新華出版社曾于2007年出版其著作《沉淪之師:俄軍總參謀部上校手記》。)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2019比利亚雷亚尔球员阵容